8bvzc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364章 海王,森林鑒賞-owjxy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房遗直的印鉴丢了?”
重臣的印鉴丢了,这不是小事。
“是。”
王忠良觉得房家今年的运气不好,从房遗爱到房遗直都在倒霉。
李治放下奏疏,起身出去。
“案子如何了?”
“说是交给了百骑,武阳伯才将带人去房家查探,无功而返。”
李治不置可否的摇摇头。
晚些,房遗直的奏疏来了。
“房尚书为自己的疏忽请罪,并说百骑查案不尽心,恳请把这个案子交给刑部来查。”
“百骑不尽心?”李治回身,“舅舅如何说的?”
连他都怀疑这事儿是长孙无忌干的。
王忠良也觉得如此,“长孙相公没说话。”
李治沉默片刻,“此事暂且看着。”
皇帝进入看戏模式。
“陛下。”
王皇后来了。
这个女人最近看着精神焕发,让李治恍惚想到了当年迎娶她时的场景。
那时的王氏羞涩,眉眼间全是忐忑。
这才过了多久?
曾经羞涩的少女变成了满心算计的皇后,自己想和她说句心里话也不能。
这便是地位带来的变化。
李治笑了笑,“何事?”
王皇后察觉到了皇帝眼中的那一抹柔情,“陛下,太子今日做了功课,臣妾见了不胜欢喜,想着陛下的学问高深,就想让陛下看看,好歹也指点一番……”
李治眼中的那一抹柔情消散了,接过一张纸,看了看。
“还不错。”
李治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的眼中全是试探之色。
她想巩固太子的地位。
这也是一种忐忑,不过前一种是纯真,后一种是算计。
李治意趣阑珊。
愛或不愛沒關系
“陛下,晚些臣妾准备些酒菜……”
王皇后发出了交公粮的邀请。
李治的眼皮跳了一下,“朕晚间还有事。”
什么事?
我非梟雄
定然是去寻武媚那个贱人!
一对狗男女!
王皇后暗自愤恨。
……
“让房家不安去吧。”
程达在百骑散播着这等言论。
“不要得意。”
明静对他这等猖狂的言行提出了批评。
“此事不小,若是不能查清,也只能交给刑部。”
“这个案子破不了。”程达很笃定的道:“能进入书房之人都被查过了,那一日都没出去过,随后搜查也没找到……就算是有人偷了,他只需把那印鉴丢进茅厕里,谁还能找到?”
“那武阳伯还在查什么?”明静觉得贾平安就是在装腔作势,“装得真像。”
程达干笑道:“武阳伯勤勉。”
贾平安在看那些仆役当日的进出记录。
世家大族,每日谁进出都是有数的。
当日房家外出的有九人,算是少的。
殿下寵溺小丫頭
其中两人是去采买,四人是去送礼,而剩下的三人中,一人去看病ꓹ 二人是陪着房遗爱出去喝酒。
谁有嫌疑?
贾平安想的头痛。
“武阳伯,英国公派人说ꓹ 下衙了去家中饮酒。”
刀客諸天行
老李这是要纳妾了?
贾平安觉着自己该准备一份礼物。
下衙后,他和阿宝出了皇城等着。
皇城很大,整个中央系统和护卫皇宫的力量都在里面蹲着ꓹ 上下衙时堪称是车水马龙,人多的不行。
有人骑着好马洋洋自得ꓹ 就像是后世开着超跑一般,竟然还在皇城外等着。
艹!
贾平安觉得那厮该在马头上摆几瓶饮料。
晚些李敬业出来了ꓹ 见到贾平安也不停ꓹ “兄长,某先回家了。”
这货那么急干啥?
为何不一起走?
絕品花香
贾平安有些好奇。
李勣出来了。
那个骚包显摆自己宝马的官员干咳一声。
据闻老李相马有一套,这货怕不是想请老李看看。
李勣看了一眼,“空架子,没经过磨砺,废了。”
官员:“……”
贾平安上了阿宝,和李勣会和。
李勣摇摇头ꓹ “那匹是好马,可养马之人却不知好马要磨砺的道理ꓹ 养的太过精细。”
“那就是温室里的鲜花ꓹ 深闺中的少女。”
李勣看了她一眼ꓹ “你整日带着敬业去青楼ꓹ 说什么查验当地的资源,这从西北回来的一路都在查ꓹ 查到了什么?”
贾平安囧!
鬥戰神皇
这只是他的一个恶趣味ꓹ 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ꓹ 他喜欢去当地的青楼转悠一圈。
但他进去时,抱着的念头就是游玩。
真的ꓹ 他把青楼当做是了风景区。
李勣换了个话题,“那个案子很敏感,你莫要小看了。房遗直乃是刑部尚书,房家、范阳卢氏在后面。这等人的印鉴丢失了是大事,陛下估摸着都会有所耳闻……若是查不出,房遗直会被弹劾。”
“为何?”贾平安不解。
李勣说道:“印鉴都看管不好,还能指望他做什么?”
李勣见他默然,就劝道:“老夫知晓你和房家的恩怨,可此事却要分开。”
老李这般大义凛然,不禁让贾平安惭愧,“那要不……明日某就把案子交给刑部,让房遗直自己查。”
李勣沉吟着,“一日就交……外面会说百骑无能。再查查,兴许就查到了,老夫看再等四五日吧。”
贾平安:“……”
老李果真是个阴人不见血的厉害角色,一番话说的有礼有节,让你找不出毛病来。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要多学啊!
贾平安暗自鼓励着自己。
到了英国公府,李尧把他们引进去,暗地里给了贾平安一个大拇指。
什么意思?
难道老李要给我介绍女人?
贾平安有些不解,就放缓速度,给了李尧一个眼神。
“外面都说武阳伯快意恩仇,把房家的案子从长安县弄到了百骑,就是要拿捏房家,畅快淋漓啊!”
这便是爽点?
贾平安觉得自己的爽点和这个时代的人格格不入。
晚些喝酒,李勣说了情由。
“此次敬业算是崭露头角了,朝中有人说让敬业去军中,老夫拦住了。”
李敬业悲愤!
怪不得先前这厮一溜烟就跑了,原来是和老李闹情绪。
贾平安喝酒,随后问道:“可是因为那些人?”
李勣想抽死自己的孙儿,“小贾一语中的。”
他恨铁不成钢的道:“中书和门下商议政事,但要实施却得靠尚书高官孙无忌等人一直想把持尚书省,所以对老夫多有谋划。你此刻去了军中……以为能真平安?”
贾平安苦笑。
我是贾平安,我为自己代言。
李勣情绪平静了下来,“那些人会针对你下手,只要把你的把柄拿到手中,他们随即就会来威胁老夫,让老夫要么顺从他们的意志,要么就只能退下。”
老李太狡猾了。
一番话就把长孙无忌等人的谋划分析的清清楚楚的。
贾平安知晓老李请自己来的目的,就说道:“敬业还年轻,此刻去了军中也难出头,且等有了征伐的机会再说吧。”
李敬业有些沮丧,难得叹息了一声,“可兄长你也年轻啊!”
贾平安平静的道:“某天赋异禀。”
李敬业:“……”
李勣不禁笑了。
少年人斗嘴在他看来便是活力四射的表现。
晚些贾平安半醉而归。
“鸿雁,郎君喝多了。”
杜贺觉得机会来了。
鸿雁心中有些小激动,赶紧去扶贾平安。
贾平安洗漱,随后进了书房。
鸿雁看着杜贺,“郎君没醉。”
杜贺干咳一声,“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兴许就有了呢!”
书房里,贾平安依旧在琢磨着这个案子。
在排除了长孙无忌一伙人的嫌疑后,贾平安把目标锁定在了仆役的身上。
他仔细看着那份记录。
谁出门,谁有机会经过书房。
这些他一一看了。
然后把有机会进出书房的那个选项去掉。
真有机会进出书房的人,不会翻窗,因为动静太大。
那么出门的人……
贾平安仔细看着。
蒋林!
蒋林在房家的职责是账房,当天出门的理由是看病,他也确实有病,边上备注是虚弱。
当天蒋林出门长达两个多时辰,回来时据闻脚都是软的。
这治病只有越来越好的,就算是不好,也不能更差吧?
但蒋林在房家属于高级雇员,这个案子当时长安县的不良人还请他帮忙分析了一番那些仆役涉案的可能性。
为啥没怀疑他?
娘的!
贾平安一拍案几。
“郎君!”
鸿雁就像是幽灵般的飘了进来。
“无事!”
贾平安被吓了一跳。
鸿雁叹息一声,又飘了出去。
贾平安觉得这一幕去演鬼片都不需要化妆。
他仔细琢磨着蒋林此人。
第二天他到了百骑,第一件事就是叫来了包东。
“去查蒋林此人,查清楚,特别是花钱的地方。”
“为何查他?”明静也在有意识的加入到百骑的日常事务中来。
“因为某的直觉!”贾平安很平静。
“直觉?”明静觉得这是对自己智商的羞辱,“若是直觉有用,我也不会来百骑,而是继续在道观里逍遥快活。”
呃!
贾平安对这个女人的经历多了些好奇,“来,说出你的故事。”
明静幽怨的道:“没什么可说的,就是做了女冠,还想做女冠,一直想做女冠……”
女冠很潇洒,想干啥就干啥。
而百骑的明中官却要受到各种约束。
包东带着人去了。
贾平安去授课。
值房里静悄悄的。
明静无聊之极的怀念着自己在道观里的日子。
“那时候每日都能炼丹,把肥鸡放在丹炉里烤……美滋滋的。现在却每日坐在空屋子里,哎!”
“明中官。”
程达来了。
他口渴,可自家的水杯却没在这里,就拿了明静的水杯去倒水。
“站住!”
明静叫住了他,“为何拿我的杯子?”
“喝水啊!”程达口真是渴了,说着就把水壶里的冷开水倒了一杯。
他举杯准备吨吨吨!
人影闪过,程达手中的水杯被夺走了。
他呆呆的回身,明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手中拿着水杯,缓缓喝水。
“这般小气!”程达不满的道:“一个水杯罢了,兄弟们拿彼此的水杯喝水多了去。”
明静心想老娘可是女人!
但要维系关系,日子才能好过。
明静指指贾平安那张桌子,“武阳伯的杯子你为何不用?”
程达理直气壮的道:“武阳伯有些洁癖,不许人喝他的杯子。”
那我就没洁癖了?
狐媚本傾城 夏熙軒
明静指着外面,“出去!”
程达愕然,指着自己,“说某?”
“出去!”明静怒了。
呯!
她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程达本是个擅长苟的人,又觉得打不过明静,顺势就退了出去。
“这明中官的性子怎么和女人似的?”他百思不得其解。
下午,包东那边就带来了消息。
“蒋林在房家做账房十余年了,父亲也是房家的老人,深得房遗直的信任。”
果然是个老鬼!
贾平安摩挲着光溜溜的下巴。
“钱财呢?”
“蒋林在房家的月钱不少,不差钱。不过他最喜去青楼,常年包了两个女妓。”
这腰子堪称是杠杠的!
“他的月钱可能承担这等花销?”
“能!”
嘶!
贾平安觉得有些难受,“让孟亮来。”
这里谁都没保养过女人,唯有曾经的舔狗孟亮知晓这里面的行当。
孟亮一来,贾平安赶走了其他人,然后问道:“你当年和巧云时,可知晓那些包养女妓的手笔?”
孟亮的心猛地缩了一下,觉得刺痛难忍。
哪怕是过了数年,可他依旧忘不掉巧云。
“你那是忘不掉自己曾经的付出,所以坦然些。”贾平安觉得孟亮很可怜,至今依旧孑然一身。
当然他也是单身狗。但他单身是挑花了眼,而孟亮是忘不掉巧云。
“那些人包养女妓的话,钱财是要给的,隔一阵子还得给些好处,譬如说金银首饰,或是绸缎布匹,否则那女妓会觉着跟谁都是这么多钱,会挑花了眼,今日看到个俊美的就贴上去,明日看到个有钱的就会换个人。”
果然!
贾平安心中暗喜,觉得孟亮起了作用,就劝道:“你对一个人付出越多,你就会越在意她,就会越不舍,越难忘。把那些付出淡忘掉,你就会发现,你离开了一棵歪脖子树,却拥有了一片森林,以及一片海洋。”
海王的日子得腰子好,贾平安觉得蒋林的虚弱毛病就是在女人的身上落下的。
會穿越的橘貓
孟亮身体一震,“是了,果然是了。”
这货不会疯了吧?
孟亮出去,明静见他面色潮红,就说道:“可是被呵斥了?”
孟亮摇头,“武阳伯一席话让某如梦初醒,原来某以前守着一棵树无法自拔是大错特错了。”
“某该拥抱森林。”
里面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加油,奥利给!”
明静满头黑线。
“进来。”
众人进去。
贾平安笃定的道:“出门带着大量的铜钱和布匹麻烦,所以权贵多在东西市的钱柜里存了钱财,房家也有。雷洪去一趟,查房家的钱财存在了哪家钱柜里。查蒋林用房遗直的印在钱柜提钱的次数。”
明静震惊,“你是说,那印鉴是用于骗钱?”
贾平安没回答,“走。”
“去何处?”明静跃跃欲试。
“去房家。”
程达劝道:“武阳伯,有结果了再去吧。”
“定然就是如此。”
贾平安自信的让人炫目。
一路到了房家。
房遗爱离的远远的,喝道:“奸贼,你又来作甚?”
贾平安笑了笑,“蒋林可在?”
管事说道:“蒋林就在府中。”
“请了来。”
晚些蒋林来了,看着很放松。
“你两腮潮红,可见肾虚;你嘴唇发紫,可见纵欲过度……”
蒋林愕然。
房遗爱说道:“这管你屁事!”
贾平安不和半死人计较,“你包养了两个女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要想女妓死心塌地,你的那些月钱可够?”
蒋林回身看了房遗爱一眼,“房家慷慨,某的月钱丰厚,哪里不够?至于什么肾虚,某的身子好得很。”
“看你说话喘息,还气血两虚!”
贾平安随口胡诌,冷笑道:“房家的印鉴丢失,某第一个怀疑的便是你!”
这个牛逼吹的清新脱俗,身后的包东心想没这回事啊!
房遗爱怒了,“蒋林父子在房家多年,贾平安你这是血口喷人。”
这个棒槌蠢,但也狠。后来被抓后,长孙无忌让他咬谁就咬谁,一心想做污点证人保命,可最后却死于刀下。
贾平安盘算着时辰,先前在路上他们走的不快,此刻雷洪应当在来的路上了。
“房家那些仆役就算是知晓印鉴的作用,可也没见过印鉴如何用。唯有你,你在账房,房家和外面往来的那些凭据都会过了你的手。譬如说拿着留了印鉴的文书去钱柜提钱。”
蒋林依旧在笑,还是苦笑。
贾平安也在笑,“别人拿了印鉴何用?唯一的用处便是弄钱。可他们用印鉴提钱,最后账目要经过你这里……如何隐瞒?”
玄武門
“只有你可以掩盖了此事。”
蒋林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可笑啊!可笑!”
“你包养了两个女妓,可你得月钱却不足以维系这样的日子,所以你寻机翻窗进去,偷了印鉴,你不敢在书房里用印,担心会留下痕迹,便带了回去。”
蒋林含笑听着。
房遗爱在捧腹大笑。
贾平安的声音渐渐快了些,“你用印之后,本想把印鉴还回去,可谁曾想房遗直却回来了,发现窗户打开,随即又发现印鉴丢失……”
蒋林苦笑道:“武阳伯你砸了房家的大门,今日这是想让房家上下不安宁吗?”
房遗爱冷笑道:“安心,某信你!”
这个蠢货。
“房家家主的印鉴使用了多少次,房尚书定然知晓,只需核查账目就能找到痕迹。”贾平安喝道:“拿下蒋林!”
两个百骑上前。
“谁敢?”
房遗爱跳了出来。
蒋林红了眼眶,“二郎君……”
“武阳伯!”雷洪来了。
贾平安微笑问道:“如何?”
雷洪扬着一张纸,“钱柜都查清了,记在了此处。仅今年,蒋林就用房尚书的印鉴在钱柜取钱三次。”
贾平安微笑。
房遗爱愕然。
蒋林面如死灰。
……
求票,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