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39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六百零三章 常善相伴-easu9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许空……小空……”
许空父亲先是沉默着,眼神恍惚了下,紧随着又再呢喃着说了两句,转过头,再望了望自己妻子的腹部,脸上渐再浮现出些笑容,
“……那你就也叫小空了,知道了吗?”
伸出手,许空父亲轻轻抚摸了下妻子的腹部,笑着,出声说道,
“……才一个多月呢,你还指望他能听到,听懂啊。”
许空母亲笑着,说了句,也伸手再轻轻抚摸了下自己的腹部,紧随着,又再抬起头,看向了廉歌,
“……大师,谢谢你给孩子赐名。”
“……对,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许空父亲紧跟着也抬起头,看着廉歌出声再说道,
“……对了,这个煎饼……大师,要不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我们请您吃顿饭,好好感谢下您吧。”
许空父亲慌忙着,将先前去买的那煎饼递了过来,紧随着,动作又顿了下,出声对着廉歌说道。
“这就够了。”
伸出手,廉歌微微笑着,接过了那煎饼,顺手撕下一小半,递给了肩上正眼馋着,眼珠都随着那煎饼转动着的小白鼠,
小白鼠捧着那小半煎饼ꓹ 啃了起来。
“……那大师,要不我再去ꓹ 买两个煎饼过来……”
许空父亲又慌忙着说着,又再转过头,看向了旁边的许空母亲ꓹ
“……老婆,你饿吗ꓹ 要不我也去给你买些吃得过来……”
“你们接着往之前要去的地方去吧,我再在这儿坐坐。”
拿着剩下的半块煎饼ꓹ 廉歌随意着吃了口ꓹ 对着陈厚德夫妇,许空父母微微笑着说了句。
“……我们就是出来旅游的,也没什么要紧的地方要去,这好不容易遇到大师您,我们……”
冷面律師偷個娃 fangjieyou
重生特種兵也種田 邪神的面具
旁边,陈厚德紧跟着,也在一旁出声说道。
“不用了。你们接着往前去吧。”
奪心契約:逃愛上上簽
百煉化聖
看了眼这两对夫妇ꓹ 廉歌再转回了目光,看向了远处ꓹ 出声说了句。
“……那大师……”
陈厚德见状ꓹ 犹豫了下ꓹ 还是点了点头ꓹ
“……那我们就不打扰大师您了,下次再遇上大师您ꓹ 还希望大师您一定让我们好好招待您ꓹ 谢谢您……”
“一定。”
转过视线ꓹ 廉歌看了眼这两对夫妇,脸上浮现出些笑容ꓹ 应了声。
……
“……随机任务:生老病死已完成。
任务奖励:中级职称考核指定教科书——《法》”
看着陈厚德夫妇,许空父母,两对夫妇渐渐走远,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系统面板上,任务完成的提示,
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远处,
吃着那剩下的煎饼,继续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着的混杂话语声,
直到煎饼吃完,西斜的太阳愈加逼近日暮,廉歌才再从长凳上站起了身。
“……吱吱,吱吱吱……”
小白鼠也啃完了捧着的那小半煎饼,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侧张望着,又叫了两声。
“想吃也没了。”
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道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
转过身,随意选了个方向,再挪开了脚步,一人一鼠再渐行渐远。
……
“……啾啾。”
刚过正午的太阳往着地上挥洒着些阳光,勉强驱散着阵阵清风拂过带来的寒意。
这是个镇子边不远村子的村口。
一颗有些年头的树就立在村口道路边,树上的叶子已经有些泛黄,不时带着些寒意的清风拂过,卷落几片叶子,落在几个在树下歇脚的村里人旁侧,身上,
歇脚的人或是些老人,穿着棉袄,坐在树下石板上的老太太,或是刚从田地里回来,将锄头杵着,支撑着自己身体,闲聊着的中年人。
白鹿原
几人不时说着些话,聊着些家长里短,邻里村里的事情,不时望望村子里,望望村口旁边的另一处。
村子口旁边另一处,树旁不远,
有两张砖砌着的,抹着些水泥的乒乓球台,侧面抹着的水泥已经有些剥落,露出其中有些风化的砖石,台面上也有些开裂,带着些坑洼,几个小孩,正拿着乒乓球拍,在球台上玩闹着。
几只藏在树上的飞鸟不时落下,落在那乒乓球台不远的杂草里觅食着,不时又被追闹着的小孩惊起,往着远处腾起。
……
醫手逆天:邪王毒吻小狂妃 風流小瓶子
緋色沈淪 水晶小狼
村子口,道路边,
沿着条坡道,走至这村子口,廉歌微微顿足,转过视线,看了眼这村子口,再沿着这村子口的道路,看了眼这村子里。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那村子里张望着。
或是两三层小楼,或是砌着砖墙盖着黑瓦的平房,一户户人家沿着这村子里的村道,散落着。
这是个不算封闭的村落。
村道上,不时有村里人骑着车路过,不时有人提着些农具,或是从地里回来,或是朝着地里去。
一户户人家院子里,或是牵着根绳子,晾着洗过的衣服,或是铺开着,敞晒着些粮食。
忙活着准备再下田的村里人在屋里不时进出,还吃着午饭的村里人不时同过路的人搭上几句话。
一户户人家屋里,后院里,不时传出些鸡鸣狗吠声,混杂在阵阵村里话语声中,随着清风不时在廉歌耳边响起,
看了眼,廉歌转回了视线。
几日前,从遇到陈厚德夫妇,许空父母的景区离开过后,
家有痞妻:夫君,笑一個
廉歌随意选了个方向,一路穿过座城市,路过些村子,
或是借宿,或是露宿,花费了几天,又再穿过了个镇子,行至了这里。
……
转过目光,廉歌再看了眼不远处,村子口边。
“……常善,常善?”
“……常善,该你了……你还玩不玩啊!”
那砖砌的乒乓球台边,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冲着另一个男孩吼着。
那叫常善的男孩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拿着个已经脱胶的乒乓球拍,站在乒乓球台边,球拍抵在台面上,低着头,似乎想着什么,
“……玩,玩……”
被吼了好几声过后,那叫常善的男孩似乎才听到,抬起头,先是慌忙着应道,紧随着又将头低下了些,
“……我不玩了,你们玩吧。”
餵惡魔你是我的
说着,将那乒乓球拍放到了台面上,低着头往着旁边走了过去,
再那杂草边,埋着头,蹲了下来,沉默着。
“……常善,你没事儿吧?”
先前吼这常善的男孩拿着球拍,朝着常善望了望,出声问了句,
“……没事儿……我没事儿……”
还埋着头,那常善摇了摇头,出声说道。
“……常善,你今天怎么老走神啊……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你回家吧……”
天寶唐風 蕭玄武.
“……不,不……我没生病……我就在这儿待会。”
那常善先是摇了摇头,出声说道,紧随着,又埋着头,蹲着,沉默下来。
“……小善,小善……走了,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