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mnt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163、借錢-quqtd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林逸轻抿了一口茶,发动洪荒之力压制打嗝的冲动。
自己刚才吃的太多了!
一杯茶喝完,才慢慢悠悠的道,“梁乡贤,听说你梁家的豪宅是十二年前翻新重盖的?”
“王爷,”
梁根咬牙切齿,义愤填胸的道,“当时阿育国大军犯边,进入了白云城,烧了老朽的祖宅!
老朽归来时已是残垣断壁!”
林逸看着他的脸,感觉这表演的痕迹太重了。
演技还是有待商榷。
但是,没有说破,只是悲伤的道,“是啊,本王也听说了,当时我白云城不知有多少人惨遭屠戮,血流成河。
幸得梅静枝梅将军才打跑了阿育国大军,得以签订盟约。
可惜啊,李佛不是人,竟敢擅自毁约。”
“阿育国背信弃义,天理难容”
梁根不知道林逸与梅静枝的关系,也不敢多说。
“听说梅将军南征之时,梁乡贤助饷五十万两?”
我是個大師 易之
林逸低着头,没再看梁根,只装作把完茶盏。
“阿育人毁我乡梓,杀我亲人,大家同仇敌忾!”
梁根大声道,“凡我三和之人,自当同心协力,老朽同邱老先生,胡先生,燕先生等人一起不遗余力助梅将军南征,好早日收拾山河,我等好早日回家。”
别他娘的只惦记我一个人啊!
助饷的不是我一个!
他势必要跟这些人共进退。
邱武进、胡板泉、燕葵生等人心里却是已经把梁根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把老子拖下水对你有什么好处?
讲不讲同气连枝了!
要不是和王爷在面前,真要上去朝着梁根啐唾沫了!
“不错,不错!”
林逸鼓掌道,“大家这么爱三和,这么爱白云城,本王真是深受感动啊。”
“三和是我家!”
这么大的标语刷的满白云城到处都是,梁根即使想不看,但是也天天看。
看的有点厌恶了,但是此刻依然忍不住活学活用ꓹ 咬着牙,用死了老婆般的兴奋语气道ꓹ “老朽家业在十二年前财殚力尽,无以卒岁,可老朽依然愿尽绵薄之力ꓹ 助饷二十万两!”
梁根话音刚落,胡板泉跟着起身道ꓹ “老朽同样愿助饷二十万两!
只求我三和平安。”
宇宙縱橫者
“老朽愿助饷十万两!
只要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阿育国兵退,老朽死而无憾!”
燕葵生说完后ꓹ 一群老头子紧跟着三万、五万两不等。
然后又是一堆中年人ꓹ 年轻人抢着要助饷。
善琦、谢赞等人高兴不已,这么一会,就凑够了近一百万两银子!
林逸皱眉。
这是看不起老子吗?
给梅静枝五十万、三十万、二十万的,给老子这么一点?
打发要饭的吧?
但是,脸上依然不显,拱手笑道,“各位的好意本王心领了!
可本王坚决不能要!
守土有责ꓹ 守土有方,动不动就要大家的钱ꓹ 本王成什么人了?
你们这是看不起本王咯?”
“王爷ꓹ 我等同样守土有责!”
梁根大声道ꓹ “望王爷应允ꓹ 切莫再推辞!”
心里在滴血,看着林逸这虚伪的样子ꓹ 越觉得面目可憎!
你不就嫌弃钱少了嘛!
老子再加就是了!
“望王爷应允!”
一百多人从案边站起身ꓹ 走到中间ꓹ 同时跪下,声震屋瓦。
倒是把边上的美娇娘弄得无所适从ꓹ 但是又没资格跪在中间,只得匆忙间在案子边直接跪下来了。
“你们的好意本王心领了,”
林逸揉揉眉头,很是严肃的道,“本王肯定不会要你们这个钱的,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势与各位共存亡!
也好让世人知道,我三和都是好男儿。”
“王爷,老朽愿意散尽家财,助饷五十万两!”
梁根眼睛通红,这位王爷太贪心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加了十万两,五万两、一万两不等。
大道問仙
林逸咋舌。
这帮人做土皇帝做的太舒服了,怎么都可以这么有钱?
放在大梁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经济中心——安康城,也算得顶级富豪了!
他皇帝老子在这些人面前,只能算个穷鬼!
弑兄杀弟,被称为一代明君的德隆皇帝,每次大军开拨,连几十万两军费都凑不齐!
要不然地方边军何至于跟着流民一起造反?
随即一想,也是很正常。
这些人世代盘踞在此,不交税,无盘剥,除了十几年前阿育国犯边,就没有遇过像样的灾难。
开矿、盐利、海贸,那钱就跟大水淌过来似得。
“你们啊,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林逸不高兴道,“本王是那么贪财的人吗?
什么钱都要了?”
台下众人的表情是:你就是这样的人!
你他娘的心里没数吗?
和王府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这话是怎么来的?
“王爷!”
燕葵生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眯缝的找不到了,“老朽生是三和人,死是三和鬼,这十五万两是老朽的一点心意,请王爷笑纳!”
燕十七的老子?
这么一个糟老头子,怎么可以养出一个一尘不染,满是仙气的闺女!
一点都不符合遗传学!
若生在安康城,他也不会下三和!
但是一想到可能是他未来的老丈人!
林逸说起话来,未免就客气了许多,笑着道,“各位是真的误会本王了。
本王不要你们的钱。
只希望你们借钱给本王,行息一分。
本王说话从不作假,借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也是三和的规矩。
本王自然不会坏了这个规矩。
而且,你们也知道,本王说这些假话也没什么意思,如果真想白拿你们钱,直接把你们一网打尽,安排人去抄家就可以了。
怎么说也能弄个几百万两吧?”
台下落针可闻。
不在心里骂这位和王爷的人,可谓是圣人了!
三和是个人都知道,这位不着调的王爷说话直接,但是用得着这么直接嘛……
面面相觑之后,终没有一个人说话。
甚至是善琦、谢赞等人。
丢人!
我大梁国,乃是礼仪之邦!
哪怕是德隆皇帝,都会讲究“含蓄”之美。
和王爷不是单纯,也不是快人快语,而是自己蠢得无可救药的同时,还把大家当做傻子!
只听见林逸继续道,“如果本王不还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本王嗝屁,死翘翘了。
或者是众位死了,本王想还钱,也没地方还。
否则众位请放心,人不死,债不烂。”
话很糙…..
台下的众人的心绪各有不一,不知道咋说!
感动?
不存在的!
恨不得当面打死这个家伙!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私下说说就行了,何必在醇香楼,当着一群美娇娘,要脸不要了!
“老朽愿出二十万两!”
这一次胡板泉抢了一个先!
“老朽六十万两!”
梁根发狠,别管是借还是捐,就当喂狗了。
其它人也跟着纷纷附和,又比刚才多了十万、八万、五万不等。
林逸听着他们的语气,终于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
他知道,这次真的是他们的底线了。
“本王还是那句话,是借钱,不要你们捐钱,”
林逸摇头道,“你们啊,还是对本王没有信任,这钱啊,怎么越加越多了呢?
其实,本王有个三十万两就够了,钱多了,其实也没什么用处。
这会还来得及去南州、岳州、洪州等地筹措物资?
所以啊,本王只借三十万两。
多了也不要。
每家最多借一万两,想赚本王的利息,你们啊,做梦吧。”
不光是台下的乡绅错愕。
连善琦等人都是不解。
虽然他们认为林逸说的是对的。
战争迫在眉睫,有钱真的没地买物资了。
但是,不代表钱没地方用!
“各位?”
林逸站起身道,“这没问题吧?”
重裝機兵之沙礫的記憶
他倒是真的想从这帮子土豪身上占便宜。
可做人不能不想长远。
现在不是打土豪的时候,特别是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应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敌人缩小到最少,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
“王爷……”
梁根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万两?
也值当老子来一趟!
“行了,不多说了。
这次本王亲征,只希望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不然阿育国到白云城的时候,大家就一起哭吧,”
林逸站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下了主位,慢慢的到大厅门口,突然又回过头道,“朝中的形势想必各位比本王清楚。
如果三和丢了,本王也是回不了安康城得。”
为了小命着想,也许只能出海去当岛主了。
棄妃逍遙之帶著包子種田 冬梧
但是,这话在别人听来却有一番悲呛的味道。
第二天,白云城流传,和王爷亲征,誓与三和共存亡!
堂堂亲王,都不惜性命,寻常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阿育人,有什么了不起!
拼了!
三和人永不为奴!
原本打算逃到南州或者洪州的人也留下了不少。
特别是那些观察梁家、胡家等乡绅行动的人。
梁根只把三个孙子送出了三和,然后亲自带着组建的一千百民壮到了布政司,表示与三和共存亡。
其他人,自然也是有样学样。
林逸自然没有反对的道理,人越多越好,关键还不要自己发工钱,管吃喝。
ps:感谢“火麟剑断浪”大佬的盟主……月底之前肯定加更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