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9zo精华都市小说 異常樂園 起點-第一百一十八章 造物計劃的真相相伴-l7rip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生气!
出离的生气!
余烬打拼至今,也算是顺风顺水,尽管偶尔会遇到力所不及的事件,但绝大多数难关都是他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才智搞定的,他原以今天也能以最小的代价拿到战吼传承,但就好像老天要和他作对一般,接二连三的出现问题。
先是薪王合体以一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方式,陷入无法动用的地步,以至于余烬没办法联手小鲍勃和莫格尔,用最简单粗暴的战斗手段,让真月长子“迷途知返”。
紧接着他在看到护理牙齿的大灰狼之时,忽而灵机一动,想到效仿鱼人收藏家,用多宝钓竿当一次宝藏渔夫。
然而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想要使用这根钓竿,就先必须获得钓竿的承认,另外据灯神杰弗里斯介绍,史诗境界与鱼人种族也缺一不可,因而目前有资格使用多宝钓竿的存在,仅剩倒吊人等三位追随者。
迫不得已,余烬本着敌人的敌人能当朋友的初衷,“不计前嫌”的找上三位追随者,想着三人合力或许能够夺回族群传承,至于如何分赃,等到事后再说。
结果倒吊人等三位追随者,先是肯定他们有资格使用多宝钓竿,接着又满心怨念的表示,如果鱼人收藏家还在,或许才有机会以鱼钩钓宝,但在面对衔尾蛇教会强加阻拦的情况下,成功几率也不足一成,倘若换做他们三人,得手可能微小到忽略不计。
而让余烬气到发笑的是,倒吊人居然打上了多宝钓竿的主意,说是看在前代圣者安然归来以及鱼人圣骑士的份上,只要归还收藏家的遗物,那么余烬便勉强可以功过相抵。
“感情救了你家圣者,才只是功过相抵?”
正在气头上的余烬,冷不丁的看向倒吊人:“要是我帮鱼人一族保下音波法阵,你是不是应该对我顶礼膜拜啊?”
“保下音波法阵?”
闻言,心急如焚的莫格尔不禁眼神一亮,出于对余烬的信任ꓹ 他相信余烬定然能说到做到,只要可以保证法阵不毁先辈留存ꓹ 别说倒吊人了,就是让他这个鱼人圣者顶礼膜拜也全无不可。
“你要做什么?我劝你别胡来啊!”
倒吊人则突然产生了不太美妙的预感,总觉得余烬要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ꓹ 紧接着他就发现余烬笑而不语猛然扭头,直视停止啼哭的紫红婴孩ꓹ 霎时醒悟对方究竟有何目的,心下一急担忧有损愚者先生ꓹ 便要出言喝止ꓹ 然而余烬的声音却早已脱口而出:
“愚者先生,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在今天兑现了你的承诺吧,鱼人一族的战吼传承,我要你给我夺过来!”
正如倒吊人所想,此言一出,果真起到了惊天动地的效果ꓹ 场间众人神情凝固,完全未能料到ꓹ 余烬和愚者先生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方才停止啼哭的紫红婴孩ꓹ 又猛地哭叫起来ꓹ 令浅笑定格的真月长子ꓹ 只觉得心头烦躁,预感到千载难逢的好机会ꓹ 可能因为余烬的横插一脚彻底葬送。
但实际上ꓹ 假如还有半点转机ꓹ 余烬是断然不会早早启用这张底牌的,让愚者先生一直欠着人情ꓹ 远比当场还完人情要划算得多!而得自至高存在的战吼传承,已经足够令他下定决心,和真月长子这位实打实的“位面之子”,比一比谁的气运更加旺盛。
“我还不信了,真就没人能奈何得了你?自食其力行不通,我找人还不行吗?你是位面之子不假,那本人自忖也差不多啊,再把应该也是位面之子的愚者先生拉进来,这总该足够压你一头了吧?所以抱歉了真月长子,虽说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但我已经不是从前的小虾米了,鱼人一族的战吼传承,算是我第一次有资格争夺到手的顶级宝物,说什么也不能让给你!”
随着余烬与同伴合力,斩杀了曾经只能仰望的鱼人收藏家,便彻底认定,自己的确不再是实力低微的小虾米,因而,即便面对真月长子这样地位超然背景深厚的直接竞争者,他都不愿放弃战吼传承。
只是,万事开头难,初次为自己谋求重宝,便因为种种因素,导致应对策略接连受挫,让余烬不免有些气急败坏,说到最后索性不再继续装模作样,直抒胸臆为“我”夺来,立刻弄得紫红婴孩再度开始高声啼哭。
哇啊啊啊啊啊……
声嘶力竭的尖锐哭喊,仿佛具有勾魂擒魄的效果,一下子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余烬凝神等待愚者回应的时候,沉默良久的六眼先知,突然奶声奶气的说道:“需要本先知为你翻译一下吗?”
“请讲。”
“愚者在说,我现在还是个婴儿,你何必为难我呢?”
“为难?”余烬忍不住眉头一挑,“难不成愚者要毁约?”
“毁约到不至于,就是埋怨你一句强人所难,本先知对他的苦楚,深有同感,这年头做婴儿的,真不容易,还没正式步入儿童阶段,就被人催赶着做工了!”
“……”
无语归无语,听到愚者先生不会毁约,余烬还是不由得如释重负,否则他甚至都要以为,真月长子得到了设计师的保驾护航,是隐藏的世界主角,无人可以阻挡其创造辉煌的成神道路。
随即,似乎是埋怨够了的紫红婴孩,突然停止啼哭,紧闭眼眸微微张开,露出一对犹如星空般绚烂的深邃眼眸,分外耀眼的金色海洋,与之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
不消发号施令,仅仅是睁开双眼,保护着紫红婴孩的诡秘边缘,便立刻结成玄之又玄的拱卫法阵,仿若众星捧月一般,将所有人的力量输送到了紫红婴儿的身上。
见此情形,真月长子暗叫不好,别看紫红婴孩才刚刚诞生,他本人又何尝不是苏醒了短短数日?
“战吼传承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
真月长子绝对无法接受到手宝物被人抢夺的结局,便在设法自保的同时,向着唯一有可能伸出援手的灰女士喊道:“我以真月长子的身份提出请求,女士若能助我一臂之力,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重生之契約幻想世界 葬峰絕
有一说一,真月长子的承诺还是很有分量的,比愚者先生的差不了多少。
然而灰女士的回应永远是那么冷淡,连半句话都没说,仅是以淡漠眼神透过面纱,向真月长子表示中立姿态。
若非念在【小女孩】和太阳帝国的渊源,她甚至都想提醒真月长子求错人了,全赖余烬,她才能脱离生命禁区,并提早治愈自身伤势,所以就算真月长子提出更加丰厚的报酬,灰女士都会置之不理。
因此,即便继续得到衔尾蛇教会的鼎力相助,真月长子也失去了对于局势的完美掌控。
当诡秘边缘的拱卫法阵蓄势完毕,紫红婴孩便摇动肉感十足的右手食指,指向了躲闪不得的真月长子,施展出连灰女士都捉摸不透的一线灰芒,径直将真月长子定在半空。
这……
灰色光芒来得迅猛去得突然,哪怕是倒吊人这种诡秘边缘的秘密成员,也无法断明愚者先生究竟施展了哪种能力,使得真月长子像是被封印一样,整个人都陷入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凝滞状态,就好像暂时被剥离出当前世界,连带着身形都变得虚幻了起来。
妻主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余烬,对于这些门道不感兴趣,他知道的是真月之力无以为继,使得音波法阵在崩溃悬崖前,险而又险的刹住了车!
“余烬阁下,感谢你的帮助!”险些喜极而泣的莫格尔,向余烬道出衷心感谢。
“哈哈,别谢我,要谢就谢神通广大的愚者先生!”
出言之时,乐呵呵的余烬有意无意的扫了倒吊人一眼,而后便在六眼先知和灯神杰弗里斯的提醒下,赶紧冲向真月长子,准备拿走稀世重宝。
然而到了这个地步,衔尾蛇教会的红衣主教也没有弃真月长子于不顾,仍然率众横加阻拦。
但在战吼传承到手之前,愚者先生都不算履行诺言,所以那哈欠连连的紫红婴孩,还是派出诡秘边缘为余烬送佛送到西,同时,腾出手来的四位鱼人强者,以及得到机会的小鲍勃、荆棘还有大灰狼等人,也参与到了对抗当中,一下子就让余烬获得堪比真月长子之前的显著优势。
见状,红衣主教对着一帮玩家沉声说道:“其他人由我们来拦住,你们这些薪火种子必须要截下基金会的那个叛徒!他是衔尾追杀令的重要目标,杀了他绝对是大功一件!”
话音落下,红衣主教就带着人马开始了负隅顽抗,全然没有察觉麾下玩家的眼神有多么古怪。
“让我们拦住余烬?”
白旗沉吟一声,蓦地想起什么,舞弄起了自己的【摄灵拍立得】,故作遗憾的怅然叹道:“可惜,好像有个零件坏了,要不然真可以和头号玩家过过招。”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众人。
鱼鳞臂随即拍了一下扛在肩头的收音机,对着白旗说道:“那咱俩还挺凑巧的,忘了检修家伙事儿,关键时刻都没用上!”
作为玩家领袖的血羽,倒是尽职尽责的丢了几把投掷短斧,但明眼人都能看出,准头差到多么离谱,分明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余烬为敌。
见三位组织大佬要么发话要么行动,剩下的几个衔尾蛇成员也都明白应该放水,而云梦泽看着这帮人的表现,也是无可奈何,知道自己冲上去就是送死,索性就跟着大家一起摸鱼。
“谢啦,哥几个。”
察觉大家有意示好,余烬果断笑纳,飞身穿过漏洞百出的防守阵线,来到真月长子的面前,将接近成人拳头的金色结晶,一把拿到手中,来不及细看此物究竟有多么珍贵,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他不清楚真月长子还有多久恢复行动,但早些逃到安全地带总归是不错的,考虑到愚者先生声称为难,因而这个时间必然会非常短暂。
果不其然,很有原则的愚者先生,在履行完诺言之后,便自顾自的呼呼大睡,诡秘边缘的一众人马也随即收手,不再理会余烬安危。
与此同时,真月长子脱离了封印状态,见余烬竟然真的夺走了战吼结晶,嘴角浅笑立时荡然无存,眉峰倒竖愤然怒道:“给我留下!”
霎时,真月之力爆发开来,方才逃出防守阵线的余烬,立刻感到身后出现骇人引力,就好像有无数大手拖拽着他,令前行速度当即降至为零。
“好厉害的手段,你当你是佩恩啊!”
啧啧称奇的余烬,并未为之惶恐,因为他的帮手数量不少,而且在诡秘边缘表态中立的同时,灰女士则随即站在了他这边!
叮铃铃!
噩梦南瓜车的清脆铃声,响彻法阵空间,当场以安魂之力平息了波涛汹涌的金色海洋,而真月长子的愤然面目,则随即变为茫然无措,不禁问道:“女士,你不是说要保持中立吗?”
“你和鱼人一族的争端,告一段落,我自然不必继续保持中立。”灰女士淡淡说道。
“哈哈,你小子真是笑死个人,还真打算让我们一直看戏?”大灰狼嗤笑一声,“就是你姐姐来了,估计也不会帮你!”
闻言,真月长子面色一滞,想到太阳长女若是知道自己盯上了战吼传承,必然会勃然大怒,如果能顺利拿下,或许还能交代,可现在宝物遗失,挨一顿骂都是轻的。
轰隆隆……
吼!!!!
恰在这时,法阵之外再度出现惊天响动,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凄厉咆哮,真月长子明白这表示着自家长姐成功斩杀了造物主!按说他应该为之欣喜,可计划落空反而让他心生惶恐,担心无法面对太阳长女的怒火,于是,强行将惶恐扫出脑海的真月长子,坚定了夺回战吼传承的想法。
“无论如何,都要拿回我的东西!”
真月长子眼神一横,死死地盯上余烬,即使要面对灰女士、大灰狼以及鱼人强者,又哪怕自家长姐郑重提醒要小心处理和余烬的关系,此刻的他也顾不得别的,当即施展真月之力,对余烬展开绝命追杀。
而这一幕,竟是恰巧被造物主的一丝分身残魂看了去!
……
急于弄清状况的造物主,在分身泯灭之前,强行以【寄生兽】的潜行特性送出一丝残魂,倏尔钻入音波法阵,准备探明余烬是否真的背叛了自己。
损失了一具珍贵分身,让造物主对太阳长女和阴影女士痛恨到了极点,连带着对余烬的怀疑也飙升数倍,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一进入音波法阵,就随即看到真月长子愤然出手、余烬亡命奔逃的画面。
“咦?余烬不是阴影女士的追随者吗?怎么真月长子会对他下死手呢?”
正疑惑间,造物主的视线扫过法阵空间,发现了两任圣者和紫红婴孩的存在,同时还察觉音波法阵削弱到了极点,鱼人魂灵仅仅剩下一成左右,再联系到余烬手中的金色结晶,登时想到了一种可能。
“余烬居然盯上了战吼传承?呵呵,野心不小嘛!”
撒旦明星的乖乖女
尽管怀疑还未打消,但造物主就是欣赏余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
倘若情况允许的话,他倒希望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暗中观察,好确认余烬到底有几分真心,可就在这时,两道令他痛恨无比的力量追了过来!
“该死!”
造物主冷哼一声,知道自己被锁定了踪迹,以阴影女士对阴影位面的掌控,寄生兽的潜行特性根本瞒不过她的眼睛。
不过情急之下,造物主却是想到了另一个验证衷心的好办法,随即悄然出动,趁着旁人并未察觉的机会,直接寄生到了余烬的身上,然后便直接惊动了灯神杰弗里斯。
“余烬,小心……”
“嗯?”
“呵呵,是需要小心。”
“……”
不等余烬确认灯神为何提醒,就听到了造物主的冷笑传来,方才夺得战吼传承的激动心绪,立时平复,于心底对造物主沉声说道:“见过尊上。”
“难得能听得到你称呼我为‘尊上’。”
面对造物主不加掩饰的怀疑,余烬急切思索应对之策,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必要担心真月长子的问题了,因为太阳长女和阴影女士已经来到了法阵空间,开始搜寻分身残魂的踪迹。
“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是。”余烬暗自应声,将金色结晶稳稳的攥在手中,仿佛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了一句,“尊上为何会败呢?我好不容易拿到的宝贝,似乎又要拱手让人了。”
“哼!”
感受到余烬的埋怨之意,造物主表现得十分暴躁:“你的算盘打得倒是响亮!我还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前代圣者为何安然无恙,那紫红婴孩又是怎么一回事?”
“意外。”
“意外?”造物主的音调拔高了数分。
“确实是个意外,愚者先生知道我想拿到战吼传承,就让我帮个忙,结果尊上也看到了,我被愚者先生利用了,而且连报酬都可能全数丢掉。”余烬睁着眼睛编了个可信度还算不错的瞎话,总算是把造物主搪塞了过去。
“真相如何,等到日后自会水落石出,而你如果还想接近我的女儿,就记住自己的身份!”
“是,尊上。”
余烬分外乖巧的点了点头,不只是对于造物主,还对于太阳长女,见音波法阵根基动摇,冰雪聪明的她立刻狠狠地瞪了真月长子一眼,而后凭借击杀造物主的超然威势,说服众人先行退出法阵空间。
在此期间,余烬再度问出造物主为何溃败,这一次,造物主给出了答案。
“太阳长女和阴影女士联手显化【初始火炉】,生生把我的分身炼成了柴薪!早知道,我就不把【初始炉火的伴生阴影】送给阴影女士了!”
造物主的懊恼表现,让余烬隐约体会到显化后的【初始火炉】威力几何,然而他还没怎么幸灾乐祸,造物主就紧跟着说道:“不过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不能接受,太阳长女和阴影女士实力大增,对我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造物计划啊!事到如今,一些秘密也不必继续瞒着你,鱼人王庭只是我抛出的诱饵罢了,为的是保证造物计划顺利实施,在你将信物送入音波发生的同一时间,伊甸园那里便会正式重启两大上古世界!”
“呃,斗胆问一句,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因为信息太少,余烬听得有些糊涂。
“我要成为真正的造物主,就必须要取代现在的至高存在,但祂实在是太强大了,以我的力量绝对无法正面击溃祂。”
南唐風流 夜來風雨
掛機天王 磚家老李
“所以……”
“所以,既然我没有办法让自己变得比至高存在还要强大,于是索性换了一种思路,将至高存在削弱到足以被我取代的地步!呵呵,你或许知道主世界其实是至高存在的分裂结果,而每一次分裂,那本体为【中央电脑】的至高存在,都会因为【数据】减半使得实力降低。”
“原来莫格尔所说的机器人是中央电脑啊!”余烬恍然大悟,接着又若有所思的问道,“所以削弱至高存在的办法是……”
“让祂在沉睡之际,完成第四次分裂,这样一来,至高存在的【数据】总量,便不再恐怖!”
邪惡首席的小醜妻 細雨絲絲
化諜:被日本間諜養大的中國人 譚瓊輝
“这就是造物计划?”
“不!仅仅是造物计划的开端而已!”
寄生在余烬身上的造物主,以一种颇具诱惑的声音说道:“当炼金魔偶以欺天之能,运用包括鱼人神灵、血肉苹果树在内得诸多引物,让沉睡中的至高存在误以为轮回再启,凭依惯性,主动分裂出上古世界后,你们所有人若是还想活过世界末日,就必须为我夺取【数据】,否则,就继续沉沦于轮回迷局吧!唯有与那半座中央电脑完成融合的我,才有击杀至高存在,破灭世界末日的能力!”
“居然是这样……”
余烬眉峰紧皱,惊叹造物主的计划竟是这般霸道,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阵仿佛玻璃破碎的诡异声响!
造物主当即笑道:“哈哈哈哈,你听到了吗,造物计划开始了!”
可更为诡异的一幕随即出现了,在这阵异响结束后,不知为何,竟然又出现了第二阵,造物主的一丝残魂也跟着没了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