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bhz精华都市言情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討論-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不知所措的刑部捕快鑒賞-jbzm2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胆敢在文渊阁如此嚣张,不用说了……
全天下便只有一个人——安国公!
就算是陛下,就算是太后,在文渊阁前都不可能如此行事。
三位阁老听见声音,眉头一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面露喜色。
槍臨星空
原因很简单……他们还是很了解方休的,知道方休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若是他什么都不说,也不来这文渊阁,甚至连皇宫都不愿意来,而是回到了方府。
重生之假純姑娘
那么就意味着这个事情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整个京都府必定是要进入一定的动荡,若是情况比较严重的话,甚至整个大楚都有可能会陷入到震动之中。
身为阁老,这意味着什么,没人比他们更清楚。
大楚如今能有这般的繁荣,最重要的原因,除了安国公所做的种种努力,还有一点便是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动荡。
草原诸部也是没有任何的侵扰,若是产生了大的动荡,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局面了。
因此,一切都是以稳为主。
三位阁老压住内心的喜色,看向房门的位置。
下一秒,果然是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安国公……”
和方休一直相处的比较和睦的颜庄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方休,悠悠地道:“安国公先息怒,刑部查封宝乐坊这件事情,老夫并不知情,陛下也一定是不知情,这乃是刑部尚书孙毅自作主张。
老夫已经派人去找孙毅孙大人,相信他会给安国公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这颜庄都这么说了,方休自然也是不好再冲着他发脾气,目光在另外两个阁老身上扫视了一圈后。
看见他们两人站的位置,还有表情,还有散落一地的奏章,摆放位置不是特别的合适的椅子。
对于他们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已经是有了一定的猜测,摆摆手道:“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情若是跟你们没关系,本公自然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但是本公要告诉你们,本公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本公手下的人更不是什么人随便找一个理由就可以素无忌惮的欺负的!”
先生你哪位 微藍
说完以后,没有停留ꓹ 转身迈步离开了文渊阁。
他知道……这件事情跟内阁没有关系!
那么,自己的目标就很明确了——刑部!
“呼……”
毒醫橫行 知樂
刘阁老看着方休的背影ꓹ 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会闹得太大了。
当然,只是相对而言ꓹ 这京都府怕是还有一群人是要倒霉了。
但是,只要是京都府ꓹ 大楚没有出现动荡,便是万幸!
“诸位想一想ꓹ 这件事情该如何善后吧。”
刘阁老看向其他两人ꓹ 悠悠地道。
…………
宝乐坊。
刑部的捕快们,身上披着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甲胄,手上拿着兵器,看着面前的一幕,一个个表情都是十分的纠结。
来之前,也没哪位大人提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什么样的情况呢?
此时此刻,这宝乐坊的门前ꓹ 站着的竟然不是护卫,也不是什么神机营的兵卒ꓹ 而是——一群普普通通的百姓。
有老有少ꓹ 有男有女。
没有任何的人组织ꓹ 他们就这么站在了宝乐坊和这些刑部捕快之间。
一个个的表情十分的坚毅ꓹ 眼眸更是流露出坚定之色,好似是一个个守卫家园的勇士。
“宝乐坊做错了什么ꓹ 你们要查封宝乐坊?你们凭什么?”
“即便是要查封宝乐坊ꓹ 那也是户部的事情ꓹ 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除非是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ꓹ 否则谁都别想动宝乐坊一下!”
这些普通的百姓,一个个的怒目圆睁,瞪着这些刑部的捕快。
好似这些刑部的捕快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搞得这些刑部的捕快也是异常的难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他们也还是第一次见。
难道不顾这些百姓的阻拦,直接强行查封宝乐坊?
怎么想都不太合适。
合不合适先放在一边,能不能做到都是一个问题。
毕竟闻讯赶来的京都府百姓越来越多,一圈一圈的围了不知道多少圈。
乃是把宝乐坊给围的密不透风的!
别说是他们这些捕快,就是一只苍蝇飞进去,都是有一定的难度。
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见着人越来越多。
领头的捕快终于是按耐不住了,拔出刀,往前站了一步,眼眸之中流露出凶狠之色,咬牙道:“宝乐坊违反了大楚律法,查封宝乐坊乃是合情合理的,乃是尚书大人亲自过问的!
你们若是再在这里胡搅蛮缠,便于宝乐坊同罪,到时候是什么情况,本官不必多说,你们自是明白!”
说完,挥舞了一下手里的佩刀,一脸的狰狞。
作为刑部的捕快,自然是有自己的手段,吓唬人不必多说,那是最为基本的技能。
以往的时候,他这么说,穷凶极恶之徒或许不会放在心上,可是普通的百姓,却已经是被吓住了。
这个时候,你问什么,他便回答什么,你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可是……
庭院深深春欲晚
眼前得情况却好像跟他以前遇见的情况截然不同。
他说完了以后,那些普通的百姓非但没有被吓住,反而更加的愤怒。
“你在说些什么屁话!违反了大楚律法?是那一条律法?能不能说出来,若是你说不出来,便是莫须有!”
“尚书大人又如何?尚书大人就不会犯错嘛?”
“这宝乐坊存在于京都府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都没有事,怎么就今天有事了!我看是尚书大人没事找事吧!”
“懒得跟你们这些走狗说废话!还是那句话!想要查封宝乐坊,除非从老子的尸体上踏过去!”
一时间,群情激愤!
捕快们见到这一幕,心里面都是一凉。
同时,万分的不理解。
这些家伙是怎么了,查封宝乐坊,又不是查封你们的银子,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
就算是查封你们的银子,也不至于如此,更不至于以命相搏吧?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