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dh7精品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吃蘋果的鴨子-第二百九十六章 睜眼便是逆星閲讀-pj4s5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枯树老人带着转生树逃离。
鬼隨身 惠公子
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最为意外的自然是最上面的神众等人。
光明神官露出不屑的目光:
“哼,逃?
能快过我吗?”
随后他化作一道光直接往枯树老人而去。
其他两个人自然也是飞快跟上。
为了这次不出意外,他们联系了其他人,包括那位超过七阶的强者。
其他人或许会赶不及,但是那位肯定来得及。
至于剩下的人,自然也是一个个跟了上去。
他们全力跟随,不至于会跟丢。
虽然不知道最后谁会得手,但是不代表他们没有希望。
枯树老人一带着阿满离开,火都等人,就不再有人关注。
安逸松了口气,但是他不知道枯树老人跟那位阿满最后会如何。
最直观的就是,凶多吉少。
净土焦琳看着这些人离去心有不甘。
她伤的很重,那个男人很强大。
而另一边,魔修吉安躲开了冥土百炼黄昏的攻击。
他察觉到了树苗方向的变化。
“看来,已经被移植走了。
是时候过去收费了,不知道那个人是死是活。”魔修吉安无声自语。
这时刀意又一次传来。
魔修吉安只能再次躲开。
随后看着冥土黄昏道:
“他们已经结束了,我们没有交手的必要,不是吗?”
冥土黄昏冷声一笑:
“你不知道我现在的敌人是你吗?
既然来这里没有收获,那么就把你当收获吧。”
下一刻刀意横流。
直接锁定了魔修吉安。
“……”魔修吉安有些无语。
这下好了,想逃都难逃开。
无奈之下,魔修吉安只能跟这个七阶入道周旋。
对方攻击异常凌冽,非常棘手。
魔修吉安不打算跟对方来个你死我活,所以他一直在躲避对方攻击。
以他的实力,他觉得能找到空隙,逃离对方的攻击。
片刻之后,魔修吉安眉头皱起,冥土的人,真是凶猛。
道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冥土黄昏的刀也越来越恐怖。
他目视魔修吉安,声音冰冷:
“你以为躲避能从我的刀下逃离?
幼稚。”
这一刻刀意冲云霄,仿佛要逼着魔修安吉正面交锋。
魔修吉安皱着眉头,心中无奈。
而就在他打算正面迎击的时候。
突然间感到有股气息从远处而来。
感知到这气息的,不仅仅是魔修吉安,还有冥土黄昏。
冥土黄昏下意识抬头望向身后,不因为别的,而是这气息让他胆颤。
只是刚刚回头,他就看到了一束光,这光从他们高空略过。
然而这光只是简单略过ꓹ 属于冥土黄昏的攻击,瞬间被瓦解。
就在他们心悸的同时ꓹ 那束光仿佛低头望了他们一眼。
这简单的一眼,让魔修吉安跟冥土百炼黄昏心神震荡。
如同正在争斗的两只蝼蚁,被巨人望了一眼。
生死难以自主。
七阶之上的强者。
这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认知。
很快那道光往树苗离去的方向而去。
“还好只是随意望了一眼。”魔修吉安内心松了口气。
他已经不想过去要灵石了。
总之ꓹ 事后再去陆家要灵石吧。
“不过陆家,怎么感觉很耳熟?
师父留下的危险名单ꓹ 好像提过?”魔修吉安觉得要回去翻一翻,这般想着就打算离开。
然而刚刚要动身ꓹ 刀意就瞬间袭来。
魔修吉安:“……”
这样了还要打?
……
安逸带着见月仙子ꓹ 器灵则带着火都,他们在快速的离开原地。
虽然没有人来找他们麻烦。
但是枯树老人那边一旦出现结果。
难说会不会有人盯上他们。
现在不离开,等下能不能离开都是问题。
“不知道枯树老人那边有没有事,他说有办法,是真的吗?”大地刺龟盾器灵开口说道。
“不知道。”安逸摇头。
他们没有放慢速度,一直在赶路离开。
“不过树老不做毫无把握的事,应该有一定的转机。”安逸道。
“希望吧ꓹ 毕竟枯树老人也用过我,死了太可惜了。”器灵叹息道。
安逸本想说点什么ꓹ 然而天际突然传来一股气息ꓹ 让他瞬间停了下来。
强大的气息ꓹ 强大的让他畏惧。
大地刺龟盾同样感觉到了威胁。
呼!
一束光从他们头上冲过。
没有注视他们ꓹ 但是哪怕只是路过,都给了安逸巨大的威胁。
“不是七阶入道。”安逸看着那束光离去的方向ꓹ 自语道。
“枯树老人凶多吉少了ꓹ 还有那个小人类。”器灵又是一声叹息。
“怎么会出现这么强的人?”安逸有些无法理解。
这种级别的人ꓹ 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可是今天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这种级别的存在。
“也不知道援助什么时候会来。”安逸没法过去帮忙。
去了也帮不上任何忙。
“先躲起来,再看看情况。”安逸只能试着观察。
希望后续援助来得及。
不过七阶之上啊ꓹ 除了三位长老,也没几个吧。
……
枯树老人带着阿满一路往前,他的速度非常快,没有一个人可以追上他。
不过这是临时的。
他知道,自己维持不了多久,必然会被后面的人追上。
而他只要在追上的时候,找到一个适合的地方就可以。
“应该有的,之前看到这里有个峡谷。”
枯树老人心中自语。
他在感知周围的情况。
很快,他找到了一处巨大的峡谷。
“找到了。”
没有丝毫犹豫,他冲进了峡谷中。
此时的他速度开始变弱。
后面的人,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找到他们,从而包围他们。
夺走转生树苗。
不多时,枯树老人带着阿满来到了峡谷之中。
他们就站在一块巨大荒石上。
超限連接 清湯河魚
阿满自然是稳稳的站着。
此时的他手里抓着花盆,上面的转生树苗稳稳当当的待在土里。
转生树苗,已经完成了移植,只要没有外来影响,就不会出现问题。
阿满本想告诉枯树老人,再让枯树老人把树苗收起来。
然而他还没有开口。
枯树老人虚弱的声音就率先传了过来:
“阿满,我有些事想问你,你是少爷带回来的是吗?
点头或者摇头就好。”
“是。”阿满点头。
“你不是普通的一阶对吗?”枯树老人又一次问道。
他有些紧张。
因为这个很重要。
他盯着阿满想要知道阿满是点头还是摇头。
然而就在阿满想要回答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光直接冲击了过来。
枯树老人大惊。
他不得不转头直面那道光。
枯树老人运转着修为,全力与那道光对抗。
轰!!
枯树老人的力量与那道光碰撞在了一起。
一声巨响,力量波动随之传来。
枯树老人被迫带着阿满后退了一些距离。
他一退后,周围就开始落下一道道光柱,强大的力量随之传来。
“你往哪逃?”光明神官看着枯树老人说道。
不过他没有贸然攻击,主要是东西还在对方受上。
没有绝对的把握,他现在还不想把对方逼到绝境。
这时候天空落下一道火光,太阳神殿的骑士,已经站立在了高空。
寒意也随之而来,一道女性身影来到了峡谷边缘。
是冰海使徒。
“交出树苗,可放你们平安离开。”冰海使徒开口道。
枯树老人信吗?
就算交也不是这个时候。
“阿满,把树苗给我,我带着树苗离开,到时候我会为你留一道防御。
他们不会管你的。”枯树老人低声说道。
现在的他没法去看阿满。
因为只要他一个不留神,对方就会出手。
到时候,就没有了任何机会。
阿满到现在都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就是说他赌错了。
现在只有这最后一条路可以走了。
阿满看着枯树老人,他刚刚点头了,可是枯树老人好像没有看到。
不过枯树老人有了新的指令,他自然不会拒绝。
而后把树苗递了过去。
枯树老人察觉到了树苗,打算接过树苗。
到时候就是他独自逃亡的时候。
这是唯一的选择。
只要他逃的够快,那些人绝对不会理会其他人。
可就在枯树老人即将碰到花盆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刺目的光芒从高空落下。
光芒照耀进峡谷,强大无比的力量,镇压而至。
不管是神众三人,还是枯树老人全都为之一惊。
他们感觉身子有些难以动弹。
枯树老人大惊。
他低吼一声,想要强制行动。
然而那完全超越他的力量,又一次加大镇压。
砰的一声。
枯树老人身子弯曲无法站立,被镇压到地下。
“怎么会来这么强的存在?”枯树老人趴在地上,想努力的站起来。
然而一切的努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
都是徒劳的。
神众其他人也是低头。
仿佛在恭迎这位存在。
此时一位浑身散发着光的男子,从高空缓缓落下。
“神的荣光照耀着大地,所照之地皆归神属。”
神圣的声音随之传来。
神众八阶天神。
乃七阶法神之上的存在。
“光明神殿?”枯树老人一眼就看出对方的来历。
面对这样的存在,他根本毫无胜算。
别说对抗了,他连站立的资格都没有了。
就这样了吗?
枯树老人内心叹息。
他看向阿满,对方会不会连阿满一起杀,他不知道。
此时阿满站在原地,他手里依然捧着花盆。
那发着强烈光芒的男子,缓缓落在地上,他看着阿满,传出宏大的声音:
“将树苗交于我,你可以离开。”
阿满听到了,他动手将花盆往后缩了下。
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工作的成果。
他看不见,但是至少能感觉到,这个很重要。
对于这份工作,他很喜欢。
以往工作总有人骂他打他,可是这份工作,没有人打骂他。
甚至一些前辈,还会夸赞他。
虽然依然很孤独,但是他想要这份工作。
现在工作的成果,就在他手上。
保护这份成果的前辈全都受了伤。
只剩下他一个。
一时间,阿满想了很多。
最后他开口问枯树老人:
“前,前辈,这,这里,是陆陆家吗?”
听到这句话的枯树老人一瞬间愣住了,为什么阿满会问这个问题?
“是少爷的限制令吗?”这一刻枯树老人有了遐想。
他想要告诉阿满这里不是陆家。
可是可怕的力量镇压着他。
他无法开口。
那位神众天神看着阿满眉头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不安的情绪。
没有多想,他直接动了身,以他的实力能一眨眼夺走对方的树苗。
一个一阶,不应该会出意外的。
枯树老人看到那个可怕的存在动了,他心中大急。
他需要回答阿满的问题。
噗!
一口鲜血吐出,是枯树老人体内精血,而且他借用这口鲜血暂时脱离压制,让他能够开口说话。
在重获说话能力的数据,枯树老人立即对着阿满大叫:
“不是,这里不是陆家。”
“那,那我,就,就放心了。
我,我要睁,睁眼了。”阿满仿佛松了口气。
确定不是陆家区域就好。
随后他的手开始抓下他眼睛上的布。
布一点点的被拉下。
不知道为什么,神众天神内心跳动的非常快。
他感觉一股危机正在来临。
最为重要的是,明明一瞬间就能到达的距离,他行动这么久了居然还在路上。
仿佛瞬间的距离被无限拉长了。
“睁眼?”他听到了阿满的声音:
“我不信一个一阶能够翻了这天。”
话音落下,神众天神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他在不断的加快自己的速度,他要拿到树苗。
其他三人同样也动了,他们从四面而来,为的就是从阿满手中拿走树苗。
四个人一同前往,一瞬间神众天神觉得距离在快速拉进。
马上就要到了。
枯树老人看着所有人正在靠近阿满,他心中焦急,他不理解阿满睁眼是为了什么。
但是现在怎么看,都是阿满很危险。
而就在这个时候,枯树老人看到阿满眼前的布已经放下,他的眼皮动了几下。
在阿满眼皮跳动的时候,枯树老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心悸。
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出现一般。
呼吸间,枯树老人看到阿满的眼皮正在抬起。
而就在阿满眼皮缓缓抬起后,一道赤红光芒开始从他的眼缝中溢出。
轰!!!
在光芒出现的瞬间。
天际突然传来了轰鸣声。
轰隆!
轰隆!
天空中雷霆开始疯狂闪烁,一道赤红的光芒开始从天际溢出。
枯树老人愣愣的望向天际,他看到天空之外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开空间来到此地。
一拳皇者
那隐隐的赤红光芒,正明显起来。
那东西要来了。
这突然出现了的异变让神众四人下意识停了下来。
他们感觉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在上方降临。
轰!
突然间,整个彼岸之地发生了震动。
这时天空被撕开了一道裂缝。
枯树老人愣愣的看着,满眼的难以置信。
“这,这是什么?”
别说是枯树老人了,就是神众的天神也是一脸的恐慌:
“怎么,怎么会这样?”
在峡谷外面,一些即将赶到的人,全都停了下来。
他们抬头望着天空,这一看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每一个都有些难以置信。
“天空怎么会出现这个东西?”
他们望着彼岸的天空,看到了一道裂缝。
一道处于他们正上空的裂缝。
而这道裂缝中,有一颗赤红的星辰正在穿越裂缝而来。
光看到这颗星辰,他们的心中就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惧。
仿佛末日降临,死亡临到。
轰!
天际传来无尽的雷霆轰鸣声,不过是眨眼之间,赤红星辰降临彼岸大地。
随之降临的还有可怕的气息,无法言表的恐惧。
所有人一时间都想逃离这里。
然而,动不了。
处于正下方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拥有行动的能力。
对,他们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
“逆,逆星降临?”神众天神惊恐的看着这一切。
他感受到了毁灭,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转头看向阿满。
前妻難追
当他看到阿满的瞬间,恐惧弥漫他的全身,他看到了。
一个睁开眼睛的男人,一个有着赤红眼眸的男人。
一个浑身遍布毁灭的男人。
“你,你是,是逆逆星?”神众天神颤动着嘴,发出声音。
逆星,一个时代代表着毁灭的存在。
这种存在难以遇到,而他,他居然自己走向了毁灭。
其他神众人员同样是一脸恐惧,他们想要逃离此处,可是完全动不了。
枯树老人怔怔的看着阿满。
他做梦都想不到,阿满是传说中的逆星。
惡魔直播間 瀟湘夫子
少爷居然把逆星带回了陆家,阿满居然是逆星。
枯树老人心中同样带着一种恐惧。
这是直面逆星必然的恐惧。
阿满看着所有人,他睁开了眼睛,感觉身体中有一股无法压制的力量。
他感觉自己要开始暴走了。
屍兄不可以 蒼小詩
阿满有些难受的张了张嘴,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他嘴里吐出一般。
此时所有人都发现,阿满嘴里开始出现赤红的光芒。
所有人都知道大事不好了。
“啊~”
痛苦的声音从阿满的喉咙传出,这一刻阿满的力量暴走了。
赤红的光芒从阿满嘴里喷涌而出。
力量的暴走迫使他仰天长啸。
“啊啊啊。”
轰!
赤红之光冲天而起,不过几个呼吸间,光与赤红星辰连接到了一起。
这一刻赤红星辰绽放出浓厚的光芒,光芒从天而降。
而看到这光芒落下的所有人,如同听到了死亡葬歌。
歌声在为他们响起。
赤红的光芒没有照耀其他地方,而是直接往峡谷以及周围照耀而下。
下面的所有人都想逃,但是没有人可以逃离这里。
神众天神动了身,可是他没有走出多远。
光,降临了。
“不,不要。”
轰!
整个峡谷,以及周围的所有土地,如同承受了天地一击一般。
大地都直接往下陷入了许多。
而范围内的所有人都被镇压在地上。
峡谷中,八阶天神,试着起来,他的眼中布满了恐怖。
被镇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身体在消散,死亡在他耳边低声吟笑。
“怎么会这样,逆星为什么还会活着?
不,我不甘心…”
砰!
天神破碎。
随后其他几位神众人员,不管多么不甘,不管多么惊恐。
全都随之破碎。
而跟着破碎消散的,还有峡谷外面的所有人。
“啊~”
范围之外几公分的位置,一位中年男子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所有人在他眼前消散。
他实力不够晚了一小步,这一小步让他存活了下来。
他看着前方嘴巴张的大大的,眼眸中透露着惊恐。
想要大声嘶喊的他,根本无法喊出声音。
恐惧遏制住了他的喉咙。
而更远的地方,一些人连滚带爬的在往后面跑去。
“啊啊啊啊。”
无尽的深渊,离他们,只有一步。
这就是逆星。
所过之处,生灵俱灭,寸草不生。
————
安逸他们自然也看到了赤红星辰降临,整个彼之海岸都在震动。
“发生什么事了?”安逸难以理解。
为什么逆星会在这里出现?
他见过逆星,亲眼见过。
走進影視武俠 黑面紅心
那可怕的经历,历历在目。
箭魔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会见到逆星。
“当初那位恐怖的存在,也在这里?”一时间安逸有些猜测。
那位可怕存在,为逆星正位,他的存在难以估量。
“那个方向不是树老他们的方向吗?”安逸有些担忧。
他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好可怕。”器灵双手抱头哭喊。
逆星的可怕它感受的非常真确。
……
“我的天呐,这里到底有多少可怕的存在?”魔修吉安有些心悸。
他突然想要立即离开彼之海岸。
整个大地都在震动,整个天空遍布雷霆。
赤红的光芒照耀着四方。
“连双月都被染红了吗?”魔修吉安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此时赤红星辰与双月对立,仿佛在争夺天空霸权。
双月从洁白变成了猩红。
魔修吉安想要逃,可是刚刚动身,那个刀意又来了。
“你是疯了吧?都这样了你还要打?”魔修吉安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你阻碍我的下场。”冥土黄昏低沉道。
魔修吉安躲开攻击,道:
“讲真,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已经死了。
看到没,这星辰得方向,就是树苗离去的方向。”
冥土黄昏冷哼一声:
“如果不是你,树苗早已是我的囊中之物。”
魔修吉安:“……”
好像,真的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