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1uy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169 做個人?看書-jr8xw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一周后,星野旋涡之中。
骄阳下,星斗藤师的训练场地里,一男一女,两道橘红色的身影,配合的很是默契,在密密麻麻的藤蔓之中步步前进。
叶南溪身上缠绕着星辰,双手中一片片的星波流挥洒开来,冲碎着眼前漫天挥舞的藤蔓,简直像个战神一样。
而在他的身后,荣陶陶同样身上缠绕着星辰。
这是来自叶南溪的关照,精英级·星之旋,可以小幅度增加星野魂技的品质,为荣陶陶增加施法效果。
如此和谐的画面,放在一周前,那是根本不存在的,而此时此刻,被捋顺了毛毛的小南溪,的确和荣陶陶配合极好。
只见荣陶陶手执唐刀,左突右闪,宛若叶南溪的影子一般,帮助她在肆意抽打的藤蔓之中,大步向前。
在叶南溪星之旋,以及自身的斗星气增幅的力量之下,荣陶陶不仅能单刀斩断一条星痕鞭,甚至他劈砍的动作也快了些许。
“哇喔!好快!”荣陶陶一声轻呼,心中一喜。
因为在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信息:“晋级!魂法:星野之心·一星高阶!”
在过去历练的日子里,荣陶陶的星野之心,早就从初阶晋级为了中阶。
但是再晋升高阶,却仿佛遥遥无期。
然而南诚大魂将的出现,让荣陶陶收益颇丰,她体内的星辰碎片可真不是摆设,荣陶陶的修炼速度足足快了一大截。
雪境魂武者,与星野魂武者真的没法比。雪境魂武者最好的训练环境,也就是一墙之北了,而星野魂武者,甚至能直接进入星野旋涡中修行,这样的魂力浓度,简直可怕。
“你怎么了?”叶南溪大声喊道,双手中寒星覆盖ꓹ 抓住了两条藤鞭,放在平时ꓹ 她可能会躲开,不管荣陶陶的死活,但现在嘛……小姐姐也终于懂得照顾人了。
荣陶陶急忙出刀ꓹ 斩断了那缠绕在她手臂上的藤鞭,道:“没事。”
“我炸还是你炸?”叶南溪甩了甩酸麻的双臂ꓹ 开口询问道。
荣陶陶:“当然是我炸,你炸不是自己飞嘛?又要把我丢下?”
“留着你的雪爆吧ꓹ 省着点雪境魂力ꓹ 我来!”叶南溪突然转身,一把捞住了荣陶陶,同一时间,脚下的星辰炸裂开来,竟给这草地炸出了两个小土坑。
“你可是我的影子守卫,我可舍不得丢了你。”叶南溪一手探前,掌中推出着柱状星波流ꓹ 一手捞着荣陶陶,两人急速前冲而去。
荣陶陶撇了撇嘴:“呦呵?尝到我的甜头了?”
“哼ꓹ 少废话!”叶南溪瞬间前窜了一截的身影ꓹ 稳稳落地ꓹ “荣氏闷锤!”
“开路开路!”荣陶陶大声喝道ꓹ 却是看到叶南溪双手推出两股星波流,直接将眼前细密的藤蔓冲碎开来。
也就在这一刻ꓹ 一柄来自北方的喵喵锤ꓹ 代表着北方诸神的荣耀ꓹ 顺着星波流为它创造的进攻路线,“呼”的一声窜了过去。
“咚”的一声闷响!
“嘶……”星斗藤师一声申银ꓹ 头部遭受重创,巨大的身体猛地向后一歪,与此同时,它身上扩散开来的无数藤蔓,也纷纷定格在半空中。
“推一手!”叶南溪原地起跳,双腿屈起,向后踩去。
荣陶陶双脚蹬地,肩膀上浓郁的魂力覆盖,抵着她的球鞋,也抵御着那鞋上的抓地钉。
踩在荣陶陶肩膀上的叶南溪,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更有一丝期待。她最喜欢的环节,即将到来!
“去吧,叶小溪,就决定是你了!”下一刻,荣陶陶脚下蹬地,肩膀恶狠狠的向前一送!
嗖~
叶南溪那修长窈窕的身影,在一片漫天定格的藤蔓之中,急速穿梭开来。
她旋转着身子,展现出了良好的战士身体素质,那极具美感的姿态与动作,完全不逊色于职业体操运动员。
“咚”的一声重响!
体态优美的体操运动员,瞬间变成了丑陋的校园恶霸,她双拳上一片寒星覆盖,精准的轰击在了星斗藤师的下颚处。
“啪~啪~啪~”半空中定格的藤蔓,在主人遭受如此重创之后,终于纷纷失去控制、掉落在地。
而叶南溪的补刀技巧简直拉满,又或者说…相比于战斗的过程来说,她更痴迷于补刀。
荣陶陶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如果没有魂力覆盖的话,他的衣衫怕是要被那足球鞋踩出几个洞来。
再次向前望去,却是见到叶南溪骑在星斗藤师的身上,左右开弓,一拳又一拳,一肘又一肘……
看的荣陶陶一阵龇牙咧嘴,这大妞儿,哪来的这么大的脾气?
好家伙,到底是历练来了,还是泻火来了……
远处压阵的荣远山和南诚,彼此对视了一眼,也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满意。
荣远山:“配合的越来越默契了。”
“是啊。”南诚感叹道,“短短一周时间,星斗藤师已经不能给他俩带来什么麻烦了,淘淘这种级别的指挥,在学校里很抢手吧?”
外行人都能看到那输出爆炸的叶南溪,然而压阵的两位大佬,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整场战斗节奏,一直是那个“影子护卫”带着的。
不仅仅是队友叶南溪,甚至是对手星斗藤师,统统都是跟着荣陶陶的节奏走的。
“我不太清楚,我对他的关心也的确是太少了。”荣远山心中愧疚,尴尬的笑了笑,“自从他上了初中之后,我的工作就被调到了帝都城,从那以后,我和他见面的次数很少。
这一个多月,算是很长久的陪伴了。”
“嗯,我当然知道你的工作。”南诚心中理解,脸上却也带着一丝无奈,轻声道,“七尺之躯,许国,再难许卿。”
闻言,荣远山面带苦涩,摇了摇头,“这话,咱俩就自我安慰吧,别跟孩子说了。我们不可能强迫他们理解,相反,他们不理解才是正常的,不能绑架他们。”
“嗯,不说。”南诚轻轻颔首。
其实南诚与女儿叶南溪一样,身边也都需要一些能说话的人。
南诚倒是没有叶南溪那一身的臭毛病,但是无法避免的是,你的身份地位越高、能力实力越强,周围的人,说的话也是越来越好听。
像荣远山这样带着些许拒绝、带着些许否定的话语,也让南诚心中暗暗点头。
“该换场地了。”荣远山转移话题道。
“小星群,如何?”南诚提议道。
荣远山想了想,回应道:“在你的帮助下,淘淘在离开星野旋涡之前,星野魂法能到达二星。
我心里想着,给他配置一枚优良品质的星野魂技,输出类别的,也好帮助他从校园突围。
你知道的,他在松江魂武大学读书,同场竞技的人,也都是雪境魂武学员。”
南诚:“你确定么?我看到了雪之怒和铁雪小臂,这都是精英级的魂技,效果很不错,在他这个段位中,已经算是非常强势了,剩下的那个魂槽是什么?”
荣远山:“额头。”
“额头……”南诚微微皱眉,“二星魂法,可没有什么好的额头魂技,怕是得去寻找尚处于幼崽期的顶级魂兽。”
荣远山:“那倒是不用,他跟他哥精神相连着呢,他哥是个雪境魂武者,用不了星野魂珠。
我觉得铁雪小臂可以换,他的戟法防御不俗,长杆兵器也用不到手臂抵挡。
如果是执刀的话,他也不是扎稳脚跟、正面对打的类型,铁雪小臂与他的战斗风格是割裂的。”
漢末高順 小小千佛山
“优良级魂技,手肘。”南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提议道,“炸星……”
“南阿姨!”荣陶陶走了过来,开口叫道。
“嗯?”南诚回过神来,看向了荣陶陶,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干得不错,算是把溪溪扶上正轨了。”
佛瞳
远处,骑在星斗藤师身上左右开弓的叶南溪,碾碎了敌人,也终于站了起来,恶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浑身舒爽:“啊…真痛快!淘淘!诶?淘淘呢?”
南诚:“……”
荣远山:“……”
荣陶陶笑道:“我刚才感觉魂法又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好像突破了什么桎梏似的,我觉得应该是晋级一星高阶了。”
“哦?”南诚看向了荣陶陶,眼中的满意之色更浓了,“这么快么?”
“还要多谢南阿姨在场边压阵啊。”荣陶陶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小家伙,嘴倒是甜。”南诚屈起手指,笑呵呵的敲了敲荣陶陶的额头。
哪里有半点魂将的架子?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阿姨。
荣陶陶突然道:“南阿姨,我能求你个事么?”
“当然,任何事。”南诚直接点头应允。
一旁,走过来的叶南溪听到这句话,又看到了自家母亲对荣陶陶的态度,她不由得撇了撇嘴。
我妈对我都没有这样的笑脸!该死的荣陶陶……
荣陶陶小声道:“我能看看你的星辰碎片么?”
“嗯?”南诚微微挑眉。
荣远山面色一凝,轻声呵斥道:“淘淘!”
“没事。”南诚随意的摆了摆手,她也知道荣陶陶是和她同病相怜的人,仅从这一角度而言,两人是处在同一个层面上的,她倒是不在意让荣陶陶知晓所谓的秘密。
推理之王1:無證之罪
南诚随口道:“让孩子见识见识也好。”
荣远山看向四周,寻了一圈,倒也并没有发现其他历练者。
南诚摊开掌心,霎时间,一股浓郁的魂力汇聚而来,在她的手心上,渐渐拼凑出了一块星辰碎片。
它散发着淡淡的莹芒,如月光一般的皎洁白色。
不,确切的说,这块所谓的星辰碎片,就是一块月球碎片?还有弧度呢。
荣陶陶错愕半晌,也伸出了手掌,召唤出了一颗星星小灯。
星星小灯散发着蓝紫色的光芒,但是这颗小星球,就如同月球表面一般坑坑洼洼的,还有大大小小圈圈,与月球的陨石坑一模一样。
“好像。”荣陶陶拾着星星小灯,放到了南诚的手掌边缘,来回对比着。
“嗯,其实可以更像。”南诚左手随意一挥。
精英级·星群之熠。
一大片璀璨的星辰散落在各处,即便是在炎炎烈日之下,也盖不住它们那璀璨的光芒。
南诚抓住了一枚小星球,双手合并在一起。
精英级的星群之熠,光芒更亮,那小星球也更加的皎洁,更贴近于月球模样。
南诚笑道:“是不是更像了?”
“嗯嗯。”荣陶陶点了点头,伸出了手指,一副想碰却不太敢的模样,小声道,“我可以,嗯…摸摸它么?”
“当然,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南诚非常大度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手指探前,轻轻的摸了摸那块碎裂的“月球片”。
“发现星野·九片星辰·第一片·淬星。是否吸收?”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吸收?
帝國支撐者
当然不吸收!
南诚要是个反派,魂兽之类的,荣陶陶抢了也就抢了,但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军人,又是魂将……
“它有什么功效啊?”荣陶陶摸着那坑坑洼洼的碎片表面,好奇的询问道,“除了增加修行速度之外?”
鵬妖
“你的呢?”南诚询问道,“你的莲花瓣又有什么功效呢?”
荣陶陶道:“一瓣是输出的,能召唤出漫天的花瓣,进攻敌人。一瓣是牢狱,能把人囚禁其中,而且那牢狱也自带惩罚手段,也可以进攻被囚禁在里面的人。”
“嗯。”南诚点了点头,“一瓣是输出,一瓣是囚…嗯?”
南诚颇为惊讶的看着荣陶陶,道:“你有两瓣莲花?”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啊。”
南诚转头看向了荣远山:“两瓣?”
武道聖主 輕浮你一笑
荣远山抿了抿嘴,小声道:“我只是说他有莲花,没说他有几瓣……”
南诚再次转头看向了荣陶陶,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嗯…别说什么魂将阿姨和蔼可亲了,你现在说这位魂将阿姨不怎么聪明,荣陶陶都信……
毕竟,这位威名赫赫的大魂将,此时此刻的表现,就是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南诚看着眼前的小小魂士,询问道:“远山说,你的莲花瓣是从雪境魂兽的手里抢来的。”
荣陶陶:“嗯嗯。”
三國首富 大明湖畔容嬤嬤
南诚:“一次是16年一遇的极夜暴雪,雪境大军入侵松江魂武大学,另外一次呢?”
荣陶陶摊了摊手:“另外一次是我去一墙之北训练,那阵子,极夜暴雪还没过去,我又被霜美人给堵洞窟里了。”
南诚得面色颇为精彩:“你这……”
午夜別出門 冬蟬
荣陶陶一副回忆的模样,道:“确实有点‘放学别走’的意思,我在学校没被恶霸7凌过,倒是在雪境魂兽身上找回来了……不过有一说一,她长的是真滴好看。”
说着,荣陶陶还扭头看了一眼叶南溪,撇嘴道:“你这小郁金香可是差远了,那霜美人是我们雪境第一女模,贼好看!”
叶南溪:???
这一刻,南诚终于理解一周前,荣远山为什么希望荣陶陶失败了,为什么想要荣陶陶保持谦卑了。
这孩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结果竟然是个拿命不当命的主儿?
迷亂青春傷不起 李沒才
被霜美人堵洞口这种话,竟然都能说的出口……
….
傾世謀妃
三更,12.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