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k2n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明尊 線上看-第二百一十章一切答案是毀滅,太上天魔淨世炎分享-one15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大毁灭魔刀的红莲刀气,犹如一团业火,带着焚烧一切的毁灭气息。
祝融血刃化为长虹游走,凭着一股暴虐的杀意和凶厉的戾气,逼迫得不死道人浑身法力都被压缩到周身十丈内。
太上化魔尺的玄魔之光在他掌心大盛,勉力抵御着那分外克制他魔法道术的毁灭气息。
面对如此窘境,不死道人的情绪却渐渐收敛,或是说他才真正显露出自己的本性。
钱晨借助心中魔性,衍化那太上天魔红莲净世的大毁灭意蕴,慢慢摧毁不死道人隐藏的躯壳和伪装,在磨灭他情绪念头的过程中,渐渐剥离出他漠然至极,冰冷无情的本心。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钱晨原本不会相信,有人修道会把自己修成草木顽石,不似人类。
但看到如今的不死道人,他信了!
不死道人微微抬头,只是痴迷的看着大毁灭魔刀。
他感叹道:“世人总是贪求外相,却不知真正的道理,早就握在自己手中。我曾孜孜不倦的探求,大道的终极究竟是什么?若是大道孕育了一切,那它究竟藏在哪里?太上传经三千卷,真传不过两三句,我每日诵读《道经》,抄录《德经》,只为求得大道何在……”
“上善若水……道在屎溺……那一日我不再埋首于道经之中,放眼去看世间天地的时候……”
不死道人抬起头,他此刻脸上的沉醉,让钱晨心中发寒。
不死道人露出一个从容,但是毫无波动,没有丝毫温度的笑容,道:“我悟了!”
“大道于形而上,它是流水潺潺,是鲜花绽放,是生命,是元气,是爱恨情仇,是世间万物,它藏于其中,冥冥支配着这一切!”
“很对啊!”钱晨点头道:“但这和你如今这是死相有什么关系!”
“所以,世间万物无非是隐藏大道的外相而已!想要通过去悟山悟水,格竹格物,而参悟其形而上的道理,犹如缘木求鱼,只能近道而已。如此悟道越进,离道的本源越远。去参悟虚伪的‘相’和‘形’ꓹ 如何能得道。”
“那一日我烧毁了满屋的道经,砸破了三位道祖的玉像ꓹ 打散了发髻,发狂一般从道观里冲了出去,观里的道士都说我疯了!”
“我的确疯了!”
“这些只求长生不老ꓹ 只求神通法术,最狂妄的野心也不过飞升成仙的庸人ꓹ 又岂能知道我的追求!”
“众人成仙又能如何……祂们得道了吗?”
不死道人仰天长笑,貌若疯狂ꓹ 眼中却始终是冰冷清醒的。
“后来我如同乞丐一般ꓹ 赤着脚,披着破烂不堪的道袍,去思考如何得见那些虚伪外相背后的大道,看穿种种外相背后的真理。真传道的掌教真人找到了我,说他听闻我的故事后,已经找了我三个月。他向我揭示了大道真正的面目,告诉我求道真正的路径——自开天辟地以来ꓹ 唯有太上道祖一人,身合大道ꓹ 真正参悟了大道本源!”
“于是我在真传道中ꓹ 翻看那些记载着太上道祖真正领悟的经文ꓹ 如痴如醉的阅览初代祖师留下的笔记ꓹ 终于领悟到——我的方法是对的!世间的修行都是为了掌握神通法力,为了长生飞升!而我ꓹ 却只想‘朝闻道’!”
“向他们中求ꓹ 背离了我的本心。”
钱晨微微皱眉——我作为太上的金手指老爷爷ꓹ 太上三宝之一,我怎么不知道太上道祖还有什么‘真正的领悟’。他那些道经不都是抄的吗?
当然这些话钱晨可不敢说出来ꓹ 只能感慨摇头道:“我看你不是悟了!你是疯了!”
“哈哈哈……”不死道人笑道:“上士闻道,躬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这句我知道,抄的是道德经!
钱晨看着不死道人的精神状态,不禁暗暗感慨,造神运动害人啊!
像自己这种知道太上真正面目的,就不会瞎信那些东西!而这里有个太上道祖的狂信徒,在搞疯了自己之后,还遇到了一个曲解太上大道的传销组织。这种任由别人如何说,道经如何提,我都不信,非得从正统道经之中寻章摘句,为自己的理论辩护的状态。
我的時空穿梭儀
钱晨熟啊!
前世许多亲戚朋友,不时来电请他去一起发财,指着人民币上的各种记号,给他讲‘资本运营’和‘阳光工程’的时候,就和这差不多。
至于神神叨叨的相信什么——太上合道之前,对真传道祖师拍了三下,半夜三更秘传其根本大道。
太上讲道之时,拈着道尘珠对真传道祖师微微一笑,心传大道……等等!
这与‘人民币凸出的银丝分为五段,中间的人民大会堂设计成三个台阶代表五级三阶制。’
钱币右边有二十九个圆点,代表二十九个人的份额就能登上第二平台,上面十****行业45%的国税及费用,下面十六个表示行业的55%的奖金提成!
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念及此处,钱晨手中的魔刀越发炽烈,刀光步步紧逼,燃烧毁灭了祭神台上方圆十里的元气。赤血的红莲业火,将不死道人完全困住,最终刀光化为一朵红莲,锁定了不死道人。
最后一刀,便见性命!
不死道人面对这斩却了所有,破开了太上化魔经玄清之光的一刀,却露出了一个由衷的笑容。
“我曾苦苦寻觅一切问题背后的答案,探寻世间万物形而上的道理;我曾动容于人世间的情感,看惯过风花雪月,也见过大自然最波澜壮阔的意像;我曾效仿人间的忠臣孝子,也曾俯首于道经,形销骨瘦;我曾睡在便溺之中,遭受人间最大的侮辱,也曾行走于世家之间,一片丰神道骨,被誉为道子……”
“但当我试着真正叩问本心,经历这种种的一切之后,才发现——毁灭才是唯一的答案!”
“只有毁灭了流淌的溪流,毁灭了东升的大日,毁灭了人间的种种,毁灭了自然的万象,将一切有形之物泯灭,使其彻底脱离了形体,才能显露其后运转一切的大道!只有毁灭那些虚伪的,不真实的东西,毁灭那些大道衍化的假象,才能得见真实……”
“太上道祖成道之前,不值得一提,唯有合道之时,他毁灭了自己所有的一切,才真正接近了大道。”
“所以我才发现,自己的一切,情感,领悟,知觉,形体都无非是虚伪的外相,对于领悟大道毫无帮助!我作为存在的一切,都只是求道的阻碍!”
“当我领悟这个道理的时候,我便第一次杀死了自己,凭借真传道的修行之术,让自己的躯壳重新‘活过来’。但死活又有何意义?不过是物质的变化,元气的波动罢了!我所追求的,是元气泯灭之后,一切毁灭变成了虚无之后,其中蕴藏的东西。我所求的,乃是彻底毁灭自己的形体,只求在泯灭之前——朝闻道。”
“不……甚至朝可死,只为昔闻道!”
“我不断的毁灭那些无用的形体,却只能将自己铭刻于元气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杀死自己,却无法摆脱那物质的不变,所谓的毁灭和死亡,也渐渐成为了一种元气的变化而已!我渐渐领悟到,元气的种种变化之间,那大道运转的一缕痕迹,并为之深深感动,然后唾弃自己……沉溺于这些虚假的影子!”
“我道号不死,却一直在求死,追寻着毁灭背后的存在!”
“你若想要求死还不简单,不过区区一个阳神而已,有太多方法可以自灭!”钱晨心中寒意越发浓重,这确实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最好赶快忽悠他去死,不要在祸害人间了。
“我所求的‘死’,不是无知无觉的泯灭,不是用一朵花取代另一朵花,而是在花凋谢之后,结出一种无法想象的果实。”
不死道人诚实道:“我所求的‘毁灭’也不是完全的虚无,而是毁灭了虚假,暴露出真实……”不死道人双手结印,面带微笑,摆出了一个钱晨模模糊糊,却有所印象的姿势。
我的男友四百歲
楼观道中记载的一门伪道,于这一刻闪过钱晨的脑海,令钱晨语气凝重,低声念诵道:“太上寂灭无极生道经”
不死道人仰头大笑:“你果然是我太上道统中人!”
“我本以为,此生已经无缘大道,没办法真正的毁灭自己,直到……我见到了你!”不死道人眼中闪过一丝真挚的感动,他缓缓低头,面带一丝疯狂如魔的微笑。
他的手摸过肩膀上,如今依旧无法愈合的伤痕,动容道:“直到我,见到了你的大毁灭魔刀!”
“这足以磨灭元气的毁灭,这如红莲一般绽放的新生!”
零淚之城 傑西卡jessica
福德真仙
“我的直觉告诉我,魔刀的背后,蕴藏着我苦苦寻觅的途径,蕴藏着我孜孜不倦追求的道理,蕴藏着开花结果的真谛,是通往大道真正的途径!”
不死道人主动迎上了大毁灭魔刀,他显化真身,却是一股至精至纯的清气,犹如溪水流淌,犹如山峦耸立,犹如火种燃烧,犹如风,犹如雨,犹如云霞蒸腾,仿佛涵盖了自然万象,然后这一切统统归于毁灭,溶于虚无,重铸为一尊无法想象的魔躯,覆盖祭神台上千里虚空。
一尊尊缠绕风雷,携带云雨的魔头于虚空之中诞生,代表着自然万象被毁灭的意相。
无以计数,由物质被毁灭而产生的魔性,魔头,在虚空组成了一尊千手千眼,张开手臂笼罩无量虚空的魔神。
祂掌心一千只魔眼,映照着诸天毁灭的景象,魔眼所发的魔光照到的地方,都彻底的崩毁,破坏了!
于此同时,钱晨的大毁灭魔刀落下,焚尽一切的红莲业火即将在这尊魔神身上燃烧,将这滔天魔性也一并毁灭……
但或许,那毁灭的业火之中,又会诞生新的存在……
作为太上道入魔的传承,不死道人所孜孜追求的,正是钱晨的魔性从红莲之中,诞生而出的太上天魔!
“这一刀不能砍!”钱晨第一次生出了无力匹敌之感,他不敢赌大毁灭魔刀是否真的能毁灭这个疯子。
人家追求的根本不是活着,而是得见‘大道’。
这人所求的,便是化为太上天魔得一部分……
相府嫡女:五毒大小姐
他以为那是大道,但钱晨可是十分清楚,毁灭一切之后,诞生的不是什么大道,而是那最为扭曲,象征着太上堕落一面的太上天魔!
这一刀砍下去,可能会出大事!
化为红莲的祝融血刃,大毁灭魔刀在将要临身之际,被钱晨蓦地撤回,那毁灭一切的意蕴反噬,将魔刀本身的血光也一寸一寸的泯灭。
妖僧所化的血光破碎,虚空之中的一只手按在了魔刀之上,另一只手背着一面古琴,从虚空显露出来。
在不死道人的逼迫下,钱晨的真身终于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