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h2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五百九十一章大羅之殤(第二更)鑒賞-0s6bw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净世天火中,一只大手抓向九天彩云间。在大手逐渐壮大的同时,九天彩云间的祥云一点点崩溃,露出最核心的天外仙天。
此乃太上所辟道境,超然九天之外,暗合仙道超拔之意。
但这一刻,在熊熊烈焰中,这犹如世外桃源的仙境正逐步从他方时空回归九天,失去超脱气象。
“天之道,盛而衰,盈则亏。”
忽然,洞灵仙镜从仙天中冉冉升起。桑道君全力出手,抵抗外面的净世天火。
那面仙镜充盈淡白色月光,随着月光盈满,渐渐流淌到仙天之外,与净世天火相合。渐渐地,乳白色火焰转化为烁烁月光,继而聚拢为一轮明月。
“洞灵镜,这是你前世祭炼的灵宝,能颠倒阴阳,分转两极。”
九天蓦地响起剑鸣,火光瞬间刺穿明月,宝镜黯淡失色,再度坠入天外仙天。
桑道君面色一白,手中仙镜碎成几片。
網遊之乞丐傳說 風霜雪
接着,太初声音悠悠传来:“我在伏羲大帝的记忆中见过你。太清四大天尊之一的洞灵,不过你和通玄的道行,还是不如南华。”
火海中出现一位俊美少年,他手提火剑,冷冷注视着天外仙天,玄都道宫。
太初之所以成长,是因为伏羲神性夺舍失败。属于伏羲的记忆扭曲他人格,从而让太初决心摒弃一切,达到“万物皆虚妄,唯我独真实”的地步。但伏羲的记忆被他读取,他能辨认所有大罗天尊转世。
按照古神们定下的天命,轩辕帝纪时辛道君应该名叫“文子”ꓹ 而桑道君便是“亢仓子”。只可惜他们道行修为比南华天尊弱了一筹。
太初讥讽道:“若是南华在此,他证道大罗ꓹ 我对他的逍遥道还有些忌讳。但你俩——”
尚未完成的净世天剑只有一道剑魄。但剑魄锁定天外仙天,太清教主遗留在此的大道灵韵,竟然有被焚毁净化的趋势。
净世天火ꓹ 拥有净化世间一切的能力。只要太初判定为“杂质”,就可以用天火烧去。
天決戰場
察觉道宫禁法崩散ꓹ 伊道人坐不住了。
他身边浮现水光,有三尊鸿蒙化身杀向太初。
“让贫道试一试‘伏羲帝子’的手段吧。”
在三清一脉ꓹ 证道大罗可称天尊。而伏羲一脉ꓹ 证道大罗者便是圣皇、帝子。
“伊道人?你虽然手段高明,能用‘在己无居,形物自著’之术投影我的鸿蒙化身。但赝品岂能胜过正版?我看,你这未来的楼观道祖师,还是早早轮回去吧!”
誅佛記
剑光再动,鸿蒙气浪扑灭三道投影,撕碎水镜秘术ꓹ 就连伊道人自己也被无量鸿蒙收走。
接着,太初独自杀入天外仙天。道君也好ꓹ 真人也罢ꓹ 但凡看到的ꓹ 全部收入无量鸿蒙。
辛郁华虽然还没真正完成大罗道果ꓹ 可察觉外面的威胁,不得不仓促出手ꓹ 卷起混一道炁杀入鸿蒙海。
“师弟ꓹ 你先带人离开ꓹ 这面交给我!”
辛道君将残留门人和桑道君送出天外仙天,然后把仙天封闭ꓹ 和鸿蒙太初进行生死搏杀。
天外仙天封闭,但两位大罗天尊逸散的余波,也震得九天元气潮汐一层层坍塌,堪比昔年勾陈神庭坠落之厄。
勾陈化身站在第五天,看到上方一重重元气潮汐崩散,连忙化作遁光溜走。
等他回到泰山,桑道君率领二百多位残留仙家也已经来到泰山。
诸仙密切观察天外仙天中的战斗。
半日后,围绕仙天的鸿蒙海缓缓退后昆仑。
狼神絕 呆呆
但没等群仙高兴,天外天缓缓淡化,接着血雨洒入人间。
通玄仙尊,陨。
“师兄!”桑道君神情大悲,赫胥晨脸色也很不佳。
连大罗天尊都无法对付太初鸿蒙吗?
彼时,太初声音传遍九洲八荒:“尔等想要证道大罗?那就试试吧,看看是本座杀得快,还是你们证得快!”
太初视女娲界为禁脔玩具,他怎么能容许有人威胁自己?
任鸿收回勾陈化身,和宿钧一起旁观。
说到底,他的身份十分尴尬。纵然他俩不承认,那鸿蒙太初也是太羲发疯癫狂后所产生的毁灭人格,跟他们同源。
如今太初对众生造成的损害越严重,他们俩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尴尬。
场上严肃沉默的气氛让宿钧颇为不适,他偷偷走到妙玉仙姑身边:“仙姑,你精通谋算。你认为要拿下他,需要几个大罗天尊?”
妙玉看了一眼“颛臾”,发现是宿钧后,懒得搭理。
宿钧不服气,果断把任鸿推出来。
任鸿无奈,为了自家弟弟,只得再问一遍。
妙玉幽幽说:“那魔怪转化混沌生物,在大罗中都属十分特殊的存在。若没有破开混沌鸿蒙的大神通,只能被他拉入无量鸿蒙一点点吃掉。
通玄师兄的混一道炁已经是仙道中,少数能抵抗鸿蒙侵蚀的力量。但在无量鸿蒙,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混一道炁的理念,是天地运转离不开“道”。通玄仙尊将“道”具象化,转化为一种运转天地自然万象的能源,堪称天道本源道炁之一。
奈何鸿蒙势大,最终混一道炁也抵不住无量鸿蒙。
顿了顿,妙玉仙姑叹气:“可惜老师飞升时带走那件劈开混沌的至宝。不然至宝在手,我辈何惧区区一个混沌生灵?”
任鸿想了下:“鸿蒙钟如何?”
但很快,他自己推翻这个想法。鸿蒙钟召唤出来,怕是太初先操控鸿蒙钟弄死他们。
甚至他都怀疑,之所以通玄仙尊败得那么快,就是因为女娲娘娘的万神钟在太初手上。
那可是女娲仿照鸿蒙钟而来,钟壁铭刻万神大道,堪称女娲界第一法宝。
只要在天外仙天敲几下,混一道炁怕是就崩了。
事实也正如他猜测、太初杀入天外仙天后,察觉自己和通玄仙尊的经验差距。果断祭起万神钟,学着鸿蒙钟镇压三千世界的神通,将混一道炁镇压,劈碎大罗仙体。
……
玉阳看着众人士气低沉,和玉柱道君传音交流后,朗声道:“诸位!想要对付他,大罗天尊单打独斗可不行。最好四个大罗天尊联手,布下诛仙剑阵斩了他。金灵师姐不久后会尝试证道。老农皇收集天下九剑,也要试着证道。其他同道若有可能,大家一起突破,争取多一个选择。”
言外之意,就算太初想要玩大罗清场。但只要证道人多,让他忙不过来,只要凑齐四个人,就可以弄死他了。
“不,三个足以。别忘了,长生师叔还在呢。”桑道君也回过神来。现在不是悲痛时候,眼下当务之急是弄死那玩意。
他不死,自己等人就完了。
提及地仙之祖,妙玉仙姑欲言又止,可到底没有说话。
如今长生道人没有出手,显然有所顾忌。还有西方那两位,此刻也分明靠不住。
唯一指望的,还是自己啊。
任鸿也如此想,他可没打算指望外人。他偷偷摸摸来到赫胥晨身边,轻声问:“当年太上教主遗留的赤婴丹,还有吗?”
赤婴丹?
赫胥晨毛骨悚然,死死盯着颛臾。
“你想吃赤婴丹?”
他声音有点大,惊动其他议论中的道君。
刷——
所有仙家目光落在“颛臾”身上。
邪王醫妃:爺你別急嘛 醉臥寒山
经过太极宗主的反复讲解,诸仙已经知道“原初颛臾”的来历。
要不是太上道人太坑,一颗太初赤婴丹把颛臾双魂合一,哪有那个吃天皇,压太上的恐怖存在?
如今任鸿宿钧还想再来一出?
妙玉仙姑咬着银牙:“师弟,你还想吃赤婴丹?”
仙陵傳說
一个鸿蒙怪,已经够坑。你再来一个天皇怪,是嫌我们压力太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