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3g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三百六十五章 罪之槍!熱推-3fqw3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午后,灵平安刚刚吃过饭,正在剔牙。
今天他吃的是海鲜烩饭。
味道还行!
就是……
似乎风味不足!
但,这年头能够找到一家不难吃的外卖,已经很不错了。
将牙签丢进垃圾桶,灵平安拿起手机,惯例的刷起微书。
今天的网络,风平浪静。
微书上的热搜,基本都是些明星的通稿。
男女明星,都在忙着争奇斗艳。
灵平安看着,正打算关掉,却在热搜排行最下面的本地新闻频道,找到了一条市政府方面发布的新闻。
“江城市与布塔尼亚林肯郡缔结友好城市协议!”
灵平安挠挠头:“林肯郡?”
通常来说,帝国人民对外邦的认知是极为浅薄的。
很多人根本搞不清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个国家?
灵平安也一样。
他连天下诸国,都有些迷糊。
但林肯郡?
“牛顿大学士的故乡?”他愣住了。
棉花糖魔王殿下
牛顿大学士,算是联邦人民最熟悉的外邦人之一。
他是无可争议的天才。
戀愛吧,恐龍妹! 清墨孤狼
近代物理学与数学的奠基人。
他开创的各种学科,迄今都依然是指导科学的基础理论。
而联邦人民,自古就推崇和欣赏有学问的人。
有学问的人,在这个国家,从来都是被敬重的。
所以,牛顿大学士在联邦帝国获得了所有他可以获得的荣誉。
帝师、孔孟骑士团荣誉团长、帝国科学院终生荣誉院长、世袭甲等云台公、自然与物理研究院院长、大同学院副院长……
几乎所有学校,都悬挂着他的画像。
故此,每一个联邦人都知道,这位大学士是来自秦陆的布塔尼亚的贤者。
他的故乡,正是林肯郡。
只是……
“江城市和牛顿大学士的故乡缔结友好城市?”
“这怎么联系到一起的?”
点开新闻,灵平安立刻知道,这个事情不简单。
因为,签约仪式上,布塔尼亚的驻联邦大使以及布塔尼亚王室代表,也亲自到场。
这足以证明了,布塔尼亚对此的重视程度!
重生網王之簡單的愛 唯清零
只是……
灵平安想不明白,这江城市怎么就和布塔尼亚扯上关系了?
甚至让他们不惜祭出牛顿大学时的神主牌来为之背书!
“算了……”想不明白,灵平安索性不想了,反正与他无关。
……………………
阿卡多穿着燕尾服,端着酒杯,倚靠在酒会的一个角落。
他冷眼审视着,这个现场中,推杯交盏的人们。
嘴角慢慢的溢出丝丝笑容。
“这可是一枚裹着蜜糖的毒丸啊!”他嘲讽着ꓹ 那两个满脸笑容,在记者们面前好的跟兄弟一样的两个外交官。
“阿卡多……”因古拉特轻蹙着秀美的眉头:“什么意思?”
“东方有句名言ꓹ 拿人手短,吃人手软……”
魔盜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ꓹ 就很难刹住了!”
“尤其是这个国家是如此的强大!”
“一旦与他们全面合作……事情就再不受控制了……”
他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女主人:“小主人ꓹ 你学过虹吸效应吗?”
因古拉特点点头。
“这个东方国家,对所有其他国家而言ꓹ 都是一块巨大的磁铁!”
“靠近了ꓹ 就会被牢牢吸附住……”
“只有远离,才是唯一不被吸附的办法!”
“南洋诸国……”
“新罗、扶桑……”
“都是这样的……”
“最优秀的人才,就像遇到了磁铁的金属碎屑一样,不断投入这个国家的怀抱……”
“大同派说天下为公……”
“共和派讲人人如龙……”
“总有一款会适合人!”
这就是这个东方国家,虽不动刀兵,依然领袖世界的缘故。
他们将拳头,收在了袍子下面。
用礼仪道德ꓹ 取代了坦克飞机,将文化与理念ꓹ 当成核弹与天基武器。
在甜蜜的话语中ꓹ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ꓹ 深陷其中。
所以ꓹ 他们不需要离岸平衡,也可以坐看风起云涌ꓹ 稳坐钓鱼台。
因古拉特听着ꓹ 不太明白。
“南洋诸国和扶桑、新罗ꓹ 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吗?”她反问着。
过去ꓹ 她不知道,因为东方的世界,相对封闭。
哪怕有了网络,也会因为文字与语言的不同,而无法交流。
但,随着她开始学习并了解东方世界的情况。
她已经知道了。
在东方各国,因为有着一个巨无霸的存在。
所以,所有国家,都不需要什么军备。
他们的安全,由脚下这个国家所保障。
名曰仁与义的精神,指导着东方世界的秩序。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龍八兒情史 千裏孤陵
今年夏末,南阳大灾,联邦帝国动用了大批物资援助。
甚至直接出动军队,协助救灾。
救灾完毕,立刻撤退,毫不停留。
而在平时,帝国廉价的谷物、工业产品以及药品,以超低廉的价格销售。
即使是穷人,也能吃饱肚子。
为了鼓励各国出口,这个国家有一系列法案来保障和协助各国发展。
于是,东方诸国,在过去三百年,第一次不需要担心战争,不需要害怕饥荒与瘟疫。
背靠着这个伟大国家,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到和平与发展的红利。
与之相比……
秦陆各国,却是流血漂橹,混战不休。
军费支出,常年霸占了预算的百分之十以上。
北秦陆的军费开支,更是不断暴涨。
是以,因古拉特感觉,倘若果然可以建立起与这个国家的合作关系。
那么,对布塔尼亚来说,这是好事。
这个庞大的市场上,布塔尼亚即使只占百分之一,也足以让全国经济陷入繁荣。
阿卡多却是看着自己幼稚的小主人,摇了摇头。
这个小主人,虽然早慧而聪明。
但终究还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
因古拉特问道:“阿卡多,你还在嫉恨吗?”
阿卡多拿着酒杯,摇摇头,又点点头。
他蹲下去,看着因古拉特的眼睛,对她说:“我的小主人……你还小……”
“不会知道成年人之间的丑陋与凶险!”
他固然对这个国家有着仇恨!
在某种意义上,血河领主其实是百年战争的产物。
他的主体,本是一位将军。
来自于北周战场上的将军。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的前身的具体记忆了。
只模模糊糊的记得,被包围了……
几万人都被包围了。
龙旗在飘舞,一门门火炮都被推上来。
惊慌失措的士兵们,大叫着,沮丧着。
他们已经被背叛了。
援军不会来了。
圣乔治旗与百合花旗下,来自布塔尼亚与法兰的士兵们,在绝望中,列着长队,冒着炮火,踩着鼓点前进。
硝烟弥漫,大炮轰鸣。
战场上横尸遍野,流血漂橹。
鲜血,从沟壑中流过,最终汇聚到一起。
那就是他最初诞生的地方。
一支被背叛的军队。
一个被屠杀的战场。
愤怒!绝望!嗜血!疯狂!
数不清的残魂在哀鸣。
他从那血海的深处孕育,自战场的死难者中诞生。
是以,复苏之后,就矢志于复仇。
回忆着这些,阿卡多的眸子渐渐的浑浊起来。
可是……
两百多年来,他虽然矢志于此。
却屡战屡败。
早已经被打的没脾气了。
在神圣同盟,被迫或者说自愿解散后。
他就已经明白,向这个国家复仇是不可能的。
他是怪物!
但却是很少见的爱国的怪物。
他的魂,他的灵,他的思想,都已经被刻下了布塔尼亚。
尤其是,他在北周经营了两百年的布局被人砸碎。
又亲眼目睹了另外一个同样从战场上爬出来的同类,那地狱公爵伊维在这片土地被人像蝼蚁一样捏死后。
他就已经实际上,转向现实和理智了。
妙手醫妃惹夫君
这也是他灵性之中,来自布塔尼亚的部分在作祟。
布塔尼亚人,自古就只有利益。
正因为如此,他才忧心忡忡。
因古拉特,那里知道这些?
她看着阿卡多的神色,问道:“既然阿卡多你不喜欢……明明可以反对的呀……”
血河领主是布塔尼亚的守护者。
所以,血河领主拥有否决一切条约和法律的权力。
这是他的实力决定的。
他不同意的事情,布塔尼亚不敢赞同。
阿卡多苦笑起来:“我反对有用吗?”
“况且我也不得不赞同!”
只要这个国家的这个城市里,依然有着那位书店主人的踪影。
布塔尼亚就只能靠拢!
因为,不加入,就没有未来!
本来,这个国家的科技和经济,甚至超凡力量,就已经领袖绝伦。
与其他国家拉开了代差。
若他们进一步的得到了那位书店主人的帮助。
那么……
布塔尼亚的未来,将一片黯淡。
现实利益,迫使布塔尼亚,只能选择与之联合。
就像那百年战争中,打到后面,死伤无数后,布塔尼亚第一个做出了妥协。
即使是之前……
阿卡多看着那酒会中悬挂的画像。
那位牛顿大学士的画像……
若没有布塔尼亚王室的同意,这位王国的无价之宝,又岂能来到这个国家?
虽然坊间传说,那是因为这个国家的皇帝,以十倍于牛顿大学士体重的黄金作为交换的。
千金马骨的游戏。
然而……
当时,两国可是交战国!
女王再昏聩,怎么可能为了区区黄金就同意?
想着这些,阿卡多就又想起现实。
他想着秦陆诸国,对因古拉特道:“从今天以后……”
“我的小主人,你要千万小心了……”
“我们的敌人,不会放过你的!”
布塔尼亚,自古就是秦陆中的叛逆。
媽咪 南亦
近两百年来,更是白骨教堂的眼中钉,肉中刺。
法兰皇帝野望,折戟沉沙。
普鲁士的梦想,魂断巴黎。
哈布斯堡的皇冠落地……
这些,都是布塔尼亚干的好事。
过去,白骨教堂肯忍耐。
是因为布塔尼亚至少还只是一个‘叛逆’。
但现在……
在白骨教堂眼中,布塔尼亚恐怕已经成为了‘叛徒’。
比北秦陆的异教徒们还可恨的叛徒!
擒贼先擒王。
因古拉特作为维系血河领主与布塔尼亚之间关系的核心人物,自然是被针对的对象。
死亡召喚使 東港青年
白骨教堂的刺客,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
因古拉特点点头。
这个她熟悉。
因为她懂事开始,就一直被刺客的阴影笼罩。
白骨教堂的刺客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刺杀她。
她的祖先们,也基本都是死于白骨教堂的刺杀!
包括她的始祖,曾经秦陆最伟大的猎魔人——范海辛!
出生于白骨教堂,却又背叛了白骨教堂的教士。
“过一段时间,我可能要离开您……”阿卡多道。
“您的安全,我已经拜托了宋时恢将军……”
阿卡多从自己怀中,取出一张符箓,交给因古拉特:“随身带着它……”
“它会保护你!”
这是这个国家的那位都督亲手所绘的符箓。
在关键时刻,可以抵御一位上将的全力一击!
………………………………
白骨教堂。
秦陆最重要的神圣场所。
数不清的人骨,在这里被装饰城吊灯、墙壁、烛台以及圣像。
足足数万具尸骨,构成了这座圣所的轮廓。
这本该叫人毛骨悚然的教堂,却没有半分邪异。
反而处处彰显着神圣与肃穆。
尤其是在现在。
灵气复苏的浪潮不断冲刷着世界。
这里的每一块骨骼上,都流转着神圣的圣辉。
那是主对祂的信徒们奉献的肯定。
亦是无所不能的父,对祂的孩子与羔羊的爱。
秦陆人视死亡为神圣。
他们相信,死后必将步入天堂,与主同在。
所以,虔诚的信徒,以将尸骨奉献给教堂为荣誉。
且,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
只有最虔诚的信徒或者地位尊贵的贵族、国王、教士才能拥有的资格。
而白骨教堂之中,足足有数位国王的尸骨。
这些信徒死后的灵,萦绕在教堂内外。
他们虔诚的信仰,在共鸣中激起了灵能风暴。
十字架上,圣歌阵阵。
仿佛主的眼睛,全知之眼,正在注视着这里。
胡子花白的主教,微微抽搐的举着权杖,穿过正在祷告的信徒们。
他走向那圣座。
圣座之上,大天使的光辉,慢慢的显现着。
那是主的使者!
米迦勒!
天使之王!
主教在祂面前屈膝下来。
带领着教士们,开始吟诵着赞美天使之王的诗歌。
在圣歌中,天使之王的意识开始复苏。
祂垂下神圣的双翼,覆盖着每一个人。
这些都是祂的羔羊。
于是,祂知道了。
“异端!”
天使之王得意志,像海洋的波涛一般,在每一个人心底席卷。
“必须死!”
于是,一根羽毛掉下来。
落到了一个教士身上,这羽毛落到教士手中,变幻成一柄长枪。
圣物!
朗基努斯之枪!
沾染着神子之血的枪!
背负着罪的枪!
也是救赎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