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qe1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太平客棧 愛下-第一百八十八章 長生泉鑒賞-j05ia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过了片刻,李玄都回过神来,说道:“我知道了,不知道诸位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
没有人开口。
正如张海石所言,眼下江湖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即将到来的玉虚斗剑,以至于江湖竟是难得的平静,半点风波也没有。
李玄都道:“既然没有,那就散会吧。”
众人纷纷起身,告辞离去。
李玄都照例走在了最后,等到了所有人都离开七宝宫之后,他才退出了“小紫府”。
不多时后,秦素便来到了静室中寻他。其实秦素可以不去参加清平会的,毕竟李玄都就在她的身边,有什么事情直接当面说了,不过这次不一样,秦素打算观察下那位宫姑娘,虽说在清平会中都是以词牌名为代称,又遮掩了本来面目,但秦素与客栈中人都是相识的,逐渐就缩小了范围,如今已经大致锁定了目标。不过今日宫官少言寡语,秦素却是没看出什么不对。
秦素并非信不过李玄都,而是出于一种防患于未然兼有好奇的心态。李玄都对此并不知情,其实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秦素比李玄都先一步离开七宝宫,来到李玄都所在静室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只玉碗,此碗是汝瓷官窑的极品,是为开片粉青瓷,如纸一般轻薄,乍看是一片淡淡青色,似乎与寻常青瓷并无不同,可细看之下,青里又透出淡淡的粉红,万中无一。据说这粉青瓷在汝瓷官窑里也只出过三窑,被誉为神品。玉碗中还放着一把汤匙,虽然与玉碗相较,显得寻常些,却同样不俗,乃是定窑的极品,外釉通体素白,从里面却透出淡淡的晕黄。汤匙放在玉碗之中,便好一轮明月浮在粉青的水中。
不过相较于玉碗,碗中所盛之物却是更为珍贵。乍一看是一碗清水,实则是鼎鼎大名的长生泉,又名不老泉。
在南海慈航宗慧山莲花庵的东侧石壁下有一泉眼,泉名刻于石壁,由一位佛门大德菩华大师题书“长生泉”三字,刻石上方有千年前时镌刻的佛像一尊。泉水经年不涸,日日渗滴,铿锵作响,水质甘美,饮之可延年益寿,祛病除灾。只是及至近百年来,泉水产量日渐减少,到了今年,产量不过大半碗而已,寻常人求一滴而不可得。当初李玄都炼制“五炁真丹”,曾经用过长生泉,至多就是一小杯而已,可今天秦素却直接端来了一碗,几乎是慈航宗一年的产量了。
李玄都诧异道:“你偷的?”
秦素白了他一眼,“又不正经了,你明知道我做不来这等事,非要打趣我不可。这是白姨送给你的,既是恭贺你跻身长生境,也是助你一臂之力,据说这长生泉对你化解体内残存的药力大有益处,白姨和爹爹希望你能在玉虚斗剑之前跻身长生境,如此把握更大,以免出什么意外。”
李玄都接过托盘,放在旁边的案几上,摇头笑道:“这次玉虚斗剑,我多半是对上宋政,不说视之如同草芥,也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好大的口气。”秦素轻笑一声,“不愧是去过昆仑洞天的人,见识了一劫地仙、二劫地仙,便不把寻常地仙放在眼中了。”
李玄都解释道:“道门有五大仙途,分别是天、地、人、神、鬼,只有天仙和地仙被誉为大道。地仙一途不仅与天仙一脉相承,而且还有先天五太的神通,宋政能够重回长生境,走的是鬼仙途径,在五仙之中排名最末,没有先天神通,与现在的我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秦素道:“话虽如此,你还是不要大意,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个我晓得。”李玄都一挥袖,把静室的门关上了,然后示意秦素坐下。
静室中就只有一张云床,名虽为床,实则为坐榻。除此之外,就是放着托盘的案几了。秦素犹豫了一下,想着两人已经定亲,本该完婚,只是因为玉虚斗剑等事情而拖延了,也无所谓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再者说了,平日里李玄都大胆越界的举动还少了么,于是便紧挨着李玄都坐下了。
李玄都端起托盘上的玉碗,却不饮下其中的长生泉,而是递到了秦素的面前。
秦素一怔,“干嘛?”
李玄都笑道:“喝了它。”
“这是给你的。”秦素想也不想就拒绝道,“我不能喝。”
李玄都柔声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见外?乖,喝了。”
風中的五月
秦素听到李玄都这种好似哄小孩子的语气,好气又好笑,摇头道:“要是让爹爹和白姨知道了,该说我不知道轻重了。”
萬界最強二師兄 凡語2
“你就说我强逼你喝的。”李玄都玩笑道,“实在不行,我与他们分说就是。”
秦素还是摇头,李玄都便一直端着玉碗。
秦素拗不过他,只好投去一个告饶的眼神,可李玄都不为所动,反而是用汤匙舀了一勺,送到秦素的唇边。
秦素抿了抿嘴,轻轻张口,让李玄都喂了一口长生泉。
长生泉的药力甚猛,李玄都当然可以一气饮尽,秦素修为不足,仅仅是喝了一口,额头和鼻尖上便渗出了细细的汗珠,脸颊微红。
李玄都让秦素靠在自己肩上,用自己的气机引导她的气机,帮她化解药力,两人同是修炼“太平青领经”和“逍遥六虚劫”,气机同出一源,只要稍微接触,便可畅通无阻。与此同时,李玄都又舀了一勺长生泉送到秦素的唇边。
秦素紧紧闭嘴,不肯张口,又告饶地望向李玄都。
李玄都加重了语气,“听话。”
秦素无可奈何,只能说道:“那我自己喝。”
意外 江南飄樂
李玄都正色道:“我要帮你引导气机,所以我得掌握其中分寸,还是我喂你吧。”
秦素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小声道:“登徒子。”
李玄都只当做没有听见,举着汤匙,慢慢地送到秦素的口中。
秦素也不是第一次被李玄都“欺负”了,在初时的小小抗拒之后,便彻底“认命”,不再反抗,被李玄都一口一口地喂着长生泉。
好不容易一碗长生泉喂完,秦素只觉得体内经脉和丹田仿佛要被撑破一般,不过有李玄都帮她化解药力,也仅仅是感觉而已。在众多天材地宝之中,能带有“长生”二字的,都不是俗物,慈航宗的长生泉自然也是如此,只是长生泉的作用有些尴尬,只能锦上添花,难以雪中送炭。换而言之,能化解长生泉药力之人,多半用不上长生泉,需要长生泉提升修为之人,多半无法大量饮用长生泉。所以白绣裳不会通过饮用长生泉提升修为,如果不是玉虚斗剑在即,她也不会送出整整一碗长生泉来帮李玄都省却那几个月的时间。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李玄都和秦素所学功法如出一辙,李玄都可以算是天底下最不藏私的老师了,只要是秦素能学会的,全都传授给了秦素,再加上“太平青领经”本就有化用万法的妙用,两人好似一体,李玄都可以轻易帮秦素化解药力,所以他只是略微斟酌,便决定把长生泉让给秦素。
当然,如果没有李玄都从旁护法,秦素独自饮下这碗长生泉,五脏六腑和丹田经脉都要被长生泉消融一空,不说修为大进,只怕是有性命之忧。
李玄都喂完长生泉后,将玉碗和汤匙放在一旁,以手掌按在秦素的后背上,引导她体内的药力,使其不至于沉积一处。
器煉武尊
这时候秦素只觉得手足僵硬,就好似瓶中水满之后成为死水,动弹不得,只能软软地靠在李玄都胸前。
李玄都轻声道:“素素,你好好修炼,吸收了这长生泉的药力,跻身天人无量境应是不难。”
既然是两人独处,秦素便有些不讲道理了,颇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撒娇道:“都怪你,我说不喝,你非要我喝,这会儿可难受了。”
李玄都柔声道:“我这是为你好。”
秦素轻哼道:“你这口吻,和我爹是一模一样,在我小的时候,爹爹就是打着为我好的幌子约束我。”
李玄都笑问道:“那你会不会怪我?”
“嗯……”秦素想了想,“看你表现,看你以后还会不会‘欺负’我。”
李玄都轻轻挠了下她的腋下,“欺负你又怎样?”
秦素扭了下身子,嗔道:“登徒子,坏东西,自从认识你以来,你就会欺负我,偏偏在外人面前,还装作害怕我的样子,真是坏死了。”
李玄都笑道:“这哪里是欺负。”
秦素又轻轻哼了一声,慢慢转了个方向,让自己靠得更加舒服了些,小声道:“不要动,就这样,让我小睡一会儿。”
妖屍男神 手心的盆
李玄都“嗯”了一声,双手规规矩矩,没有丝毫出格举动,只是让秦素靠在自己身上。
秦素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素悠悠醒来,发觉自己体内的药力已经吸收了半数,不必多说,这全是李玄都的功劳了,然后就听李玄都说道:“素素,明日你陪我去剑秀山一趟吧。”
秦素微微一怔,“去剑秀山做什……”
她话未说完就恍然想起,张白月便葬在剑秀山上,剑秀山的主人正是地师。
果不其然,就听李玄都说道:“与两位故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