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t7y寓意深刻小說 《我不可能這麼俗》-第三十三章 安排閲讀-p5zby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见李政赫这样为自己着想,甚至专门为自己创作一部剧本,林允儿忽然觉得李政赫的花心也不是那么让她烦心了。
李政赫花心归花心,但不得不承认,从谈恋爱到现在,李政赫对她千依百顺,几乎把她宠到了极点。
韩国大男子主义盛行,又有几个男人能为她做到李政赫这一步。
为她写诗,为她写歌,做饭也从来没让她沾过手,为了她的事业,现在又为她专门创作剧本,平心而论,李政赫是无法对她专一,但李政赫为她做的,却是那些只有专一的男朋友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他们甚至都没有过这样的心思。
都说女人遇到两种男人是最不容错过的,一种是你深爱的人,一种是深爱你的人。
林允儿扪心自问,李政赫并不是她深爱的人,她无法做到为李政赫放弃一切,更甚至,林允儿都不觉得有任何男人值得她放弃一切。与此同时,她也绝对不是李政赫最深爱的人,李政赫若是深爱她,便不会这么花心,背着她又跟IU那些女人胡混。
但毫无疑问的是,李政赫是对她最贴心,也是最合她心意的男人。
既然如此,还计较那么多干嘛?
人生苦短,眨眼即逝,一辈子不经意就恍惚而过,不珍惜现在,难道还要等年老时再去感伤吗?
搂住李政赫,林允儿声音轻柔,却透着诱惑,甜腻道:“现在,抱我去床上,让我,好好的感谢你。”
李政赫还能说什么?
此时无声胜有声,唯有奋战到天明。
一夜过去,林允儿精神焕发,李政赫也神清气爽。
安抚好林允儿ꓹ 接下来就是朴孝敏了。
送给朴孝敏的生日礼物,不同于林允儿的项链ꓹ 朴孝敏爱好摄影,所以李政赫专门为她买了最新款的数码相机。
又是一番辛勤耕耘后,李政赫和朴孝敏躺在床上。
搂着李政赫ꓹ 朴孝敏忽然道:“你说我们这样子还能持续多久?”
李政赫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明天出门后你见到的第一个人长什么样吗?”
朴孝敏摇摇头。
李政赫道:“没有人能预测未来ꓹ 因为我们只活在现在。对于过去来说,现在就是未来;对于未来来说ꓹ 现在即是过去。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ꓹ 立足的根本都是现在。如果我们连现在都把握不了,又何必再去揣测未来呢。而现在你就躺在我的怀里,我们在一起。对于上一秒来说,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把朴孝敏搂进怀里,紧紧抱着,李政赫道:“我知道你一直怀疑我对你的感情,总觉得你在我心里没有IU她们重要。我不否认我们走到一起是机缘巧合ꓹ 最开始是源于欲望,后来是因为智妍。但我们能两次走到一起ꓹ 这不仅仅只是缘分ꓹ 更是命运。我是一个很自私自利的人ꓹ 我从不否认这一点ꓹ 也不屑于隐瞒它,但正因为我自私自利ꓹ 我更懂得珍惜。因为我知道ꓹ 当我忽略你时ꓹ 我就会失去你。现在,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了ꓹ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你一直都在我心里,从不敢忘掉。”
朴孝敏沉默了,沉默之后是勃发的热情,李政赫被这股火热缠得又是一宿未睡。
连续辛劳了两个晚上,总算是安抚好了两个女人。
李政赫也终于无后顾之忧地前往了华夏。
一个月后。
首尔。
廚娘皇後
此时时间已经是六月底,即将进入七月。
从华夏回来后,略作休息,李政赫先是给朴初珑打了个电话,让她晚上带着尹普美,在逸院洞公寓见面。
吃过晚餐,三人在客厅分坐,李政赫说出了约尹普美见面的目的。
命如此 古雷
“普美,之前我提议过想跟你合资开一家餐厅,这次去华夏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办这件事。现在供货渠道已经联系好,我准备开一家火锅店,接下来就要进行选址、装修,但你也知道我接下来要宣传新电影,恐怕暂时没那么多时间,所以前期的筹备工作就要拜托你准备,也算提前熟悉下业务,不知你怎么想的?”
異能天下
其实当初的提议是想跟朴初珑郑恩地尹普美三人一起合资,说是合资,但资金都是由李政赫的提供,分配给三人股权,最后在餐厅盈利后从三人盈利的分红中再相继扣除。
说白了,就是李政赫白送给三人股份。
朴初珑当时就拒绝了李政赫的安排,郑恩地无所谓,尹普美隐隐心动。
这次回来之前,在华夏联系好供货渠道,李政赫就跟郑恩地先打了个电话,把合资开餐厅的事又再次跟郑恩地做了沟通,不过被郑恩地拒绝了,她现在更专注于自己的事,不想分心,也不想占李政赫便宜,不管李政赫怎么劝说,都没了心思,李政赫也只能放弃。
也是因为有了郑恩地的前车之鉴,李政赫在华夏时才没有跟尹普美联系,而是准备回来后再跟尹普美面谈。
極品相士 菠蘿啤
此时听李政赫说完,尹普美陷入了沉默。
婚色撩人
初來嫁到 三嘆
之前李政赫提议时,她是很心动,但随着时间过去,静下心来,却又觉得不太合适。
首任軍長
李政赫的目的她能看出来,是想补偿她们,但尹普美并不觉得李政赫亏欠她。认真说来,Apink能够走红,有现在的人气,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李政赫为她们创作的几首热门歌曲。李政赫不仅不亏欠她,她反而还欠李政赫的人情。
至于她跟李政赫发生关系,尹普美更不觉得李政赫亏欠她。
三國之大帝無雙
首先,那次醉酒是一个意外,其次,明知道朴初珑对李政赫一心一意,两人又走到了一起,她还跟李政赫藕断丝连,一直来往,本身就很对不起朴初珑了,现在再占李政赫的便宜,也等于占朴初珑的便宜,尹普美心底反而更觉得亏欠朴初珑,哪还能厚着脸皮又贪婪无度。
犹豫了下,看着李政赫,尹普美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是想补偿我,但我真不觉得你欠我什么。你这样做反而更让我觉得羞愧,就好像我是一个天性贪婪的女人。李政赫,谢谢你,但我真的不能接受,我希望你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