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ay7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網遊之金剛不壞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門派福利熱推-3cpxl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古语云,示强以休战,示弱以求战。
石公比起王远还要阴险几分。
什么七派屠山,全都在石公意料之内,因为这事本就是他算计好的。
先教唆王远得罪蜀山,然后自己溜之大吉,蜀山盟七派这般地位,自然不会容忍没有高手坐镇的太一门对他们挑衅。
廢柴逆天:至尊狂鳳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来筛选太一门人。
二来考验王远的处事应变能力。
最重要的当然是为了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太一门扩大。
太一门虽处于最高处的仙岛,但太一门被灭后,早就被七大仙门搬得干干净净,底蕴只有王远的两处宅子……南院大王府和绝情谷。
在凡间界,这样的地盘并不算小,可到了仙灵界,无疑是相当寒颤了。
想要快速将门派发展壮大,靠玩家一点点的做门派任务是不现实的,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把别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通俗点来讲就是抢。
可石公碍于身份,自是不能去抢七派的后辈,那样太掉份,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七派来打自己,然后再还手。
正当防卫的同时,还能把别人的东西给抢过来,把不合理的事做到合情合理天经地义,这才是最高境界。
这么浅显的道理七派掌门也是明白的,可峨眉派有长眉祖师这个天下第一高手坐镇,素来强横惯了,莫说齐淑溟根本就不把王远放在眼里,就算他知道太一门有高手坐镇,也不会当回事的。
毕竟长眉祖师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不是盖的,仙灵界内,谁敢不卖长眉老祖一个面子。
奈何齐淑溟临死都没想到,还真有人敢不给长眉老祖面子。
六派掌门也没想到石公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把长眉老祖看在眼里,直接强行抽了齐淑溟的元神,让其神形俱灭,连兵解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仙灵界修士都知道修行不易,再大的仇怨也都是身死则亦,不会灭其元神,留一线生机。
石公行事如此残暴狠辣,当真是世上少有。
连长眉老祖亲传弟子都是如此下场,其他人自是不敢怀疑石公的手段,只得乖乖的低着头,被王远当成韭菜任意收割。
最起码王远的镰刀收的再狠,也不会将蜀山盟连根拔起……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太一门作为新门派,本来只是初级门派ꓹ 收了六大派一亿点师门贡献后,跳了两级变成了高级门派……
师门仙山的空间在升级后也终于有了大门派的样子。
纵使比不上峨眉派那般广袤ꓹ 也可以真正意义上说是仙山府邸,再把六派赔偿的建筑设施移交完毕,太一门直接从一个寒酸的小山谷ꓹ 变成了一个具有各种顶级设施的豪华门派。
什么叫一本万利啊,门内弟子死上几次就换来如此多的利益ꓹ 基本上算是没本的买卖了。
升级门派建筑设施,不仅需要大量的门派贡献ꓹ 还需要特殊的成就和功法才能解锁。
如果靠门下弟子一点点的刷门派任务ꓹ 想要把门派搞成现在这样,不知道得是猴年马月了。
到底是老师父!王远此时已经彻底拜服了。
以前王远是只服玄慈一个人的,觉得玄慈老师父手段很强,而且还能尽显慈悲。
如今王远发现,这石公虽说有些桀骜不驯,张狂嚣张,可做事手段比起玄慈老师父还要高明许多。
毕竟玄慈是笑里藏刀ꓹ 使人难以琢磨,而石公就把谋略放在明面上ꓹ 用阳谋让你无可奈何。
……
太一门能有如此收获ꓹ 那些跟着奋斗到最后的弟子自然也不会亏待。
师门贡献被王远黑下来升级了门派ꓹ 灵石王远一分没留ꓹ 全都平均发放了下去。
师门贡献珍贵那是对门派来讲,对于玩家而言ꓹ 灵石的价值可比师门贡献高多了。
一千上品灵石在王远这个级别的高手眼里ꓹ 那都是巨款ꓹ 对于太一门弟子,更是一笔横财。
他们坚持到最后ꓹ 就是为了反抗一下表明态度,谁曾想太一门真的赢了。
门派没有被灭,大家就已经很意外了,这一千灵石的巨款就好像捡来的一样。
除此之外,更让众弟子激动的是,因为保护门派有功石公亲自发放了奖励,将每个玩家的功法层数提升两层。
原本拿到太一门五层功法的玩家,此时提升到了七层,错过福利,只拿到三层功法的玩家,也如常所愿拿到了五层功法。
利益是驱动一切的催化剂。
如此丰厚的奖励一发放下来,太一门弟子对门派的忠诚度直线提升,凝聚力也跟着提升起来。
这就像开公司一样,别说什么未来,也别画什么大饼,也别搞什么狼性文化,给钱就行了,待遇提高了员工才是狼,你让门下弟子吃屎,啥时候也变不成狼。
这种情况下不炫耀一番,自是对不起自己的奖励。
这些太一门弟子拿到奖励的第一件事就是截图,下线,发论坛……论坛上又是一番热度。
七大门派弟子羡慕不已,后悔自己为啥没有判门去太一门,那些临阵脱逃的太一门玩家更是捶胸顿足,本来他们也是有机会分到奖励的。
于是乎,玩家们再次掀起一番判门热潮。
然而当他们申请加入太一门时,却发现太一门已经拒绝门派申请了。
对此石公表示,门人贵精不贵多,玩家门派有收人限制,所以一定要尽量挑一些资质比较好的高手才行,这就像是那些大帮派的选人标准。
闹这么一出,名头已经打出去了,抛开太一门完整的功法体系,独抗蜀山盟七大门派掌门屠山还打赢了就这个战绩足以傲视天下。
还怕有潜力的玩家不来?
对于那些判门弟子,在王远的设定下,连申请加入门派的资格都直接剥夺。
加入和判门都是你的自由,但背叛过门派的人,王远是坚决不会要的。
王远固然是个现实的人,可他格局就那么大,做不到无限包容,加门派对王远而言就好像处朋友,不在乎你有多大本事,一定要讲究。
吃苦的时候你跑路了,现在打赢了,你却要回来享受战果,凭什么呀。
游戏内外,太一门今日之事已成所有人的谈资。
而王远等人则跟着石公来到了门派大殿之上。
其他门派的大殿上,都供着祖师神像,太一门的大殿之上却是空空荡荡。
異界兌換狂
没办法,太一门祖师还活着呢,太一门掌门也没死……
“恩!”
来到殿内,石公上下打量了王远几人一眼,点头道:“你们便是太一门的各位了长老了吗,果然天资不错。”
“谢祖师夸奖!”
马里奥笑嘻嘻的凑过去道:“祖师,请收我们为徒吧。”
见识过了石公的手段,马里奥早就对其无限向往,能抱上这个大腿,绝对不比待在峨眉派差。
乌合之众其他几人也是极其渴望能拜石公门下。
“呵呵,你这家伙倒是挺会顺着杆子往上爬!”石公呵呵笑道:“可惜,你们所修大道和老夫不同,而且天道之下岂能胡来,老夫已经收了大春为徒,不能再收第二个弟子了。”
“啊……这样吗?”
听到石公这话,众人均有些失望。
“只能收一个弟子……”马里奥皱着眉头道:“感觉好像是天界传承来着。”
在游戏设定里,只有天界传承才是一脉单传的隐藏传承……
“不能吧……天界传承NPC都是有官职的,被天庭管辖,怎敢跑到仙灵界开宗立派?”其他人表示质疑。
游戏里神和仙分的很清楚。
農家童養媳
仙人是长眉祖师那种修炼成仙的修士,没有背景也没有束缚,天神则是天界天庭任职的仙人,背景很大能力也很大,但却不能像仙人那种街溜子一样,到处溜达。
所以天界传承都是奇遇任务,天神传承之后就要回去复命,拿到传承的玩家可能一辈子就见师父一面……
石公这家伙好像是从王远刚到仙灵界的时候就收王远为徒了,在仙灵界到处晃荡还开了宗门,显然和天界之神背道而驰,怎么可能会是天界传承呢。
思及此处,石公的身份越发的扑朔迷离起来。
如此高的修为,背景故事中籍籍无名,生活在仙灵界,收徒标准却像是天界传承者,而且身为妖族之王的狐万似乎也对他极其惧怕。
能让仙,神,妖,都无可奈何的家伙,当真是极其罕见。
“祖师,你到底是神是仙,是妖是圣?”飞云踏雪极其好奇的问道,并亮出了自己的十五级心悦会员的狗牌。
以飞云踏雪的VIP中P的身份,游戏里NPC对他态度自是相当的好。
石公再牛逼,也是NPC身份,对飞云踏雪的问题也得认真回答,不过回了和没回差不多。
石公笑道:“老夫是神是仙是妖是圣,也非神非仙非妖非圣。”
多贼啊,说的字你都认识,就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是什么身份有什么重要的呢?你们知道我是我就行了!身份不过是一个认知代号……”石公一开口就是老哲学家,既讲道,也说禅,三家配合本如然,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众人被云的头都大了。
石公什么身份大家没搞明白,但却明白了一件事,这家伙要是去搞宗教,指定教主级别,太能忽悠了。
“放心!”
把大家忽悠瘸后,石公最后一句切入正题:“虽然老夫不能收你们为徒,可你们也是我太一门门下长老,以老夫的修为,指点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有您这话我们就放心了!”大家闻言长舒一口气。
王远道:“你让我们跟你来这里,不是为了给我们洗脑的吧。”
“当然不是!”
石公道:“身为一派之长,你们要担起责任,为门内弟子传道受业解惑,不能再随意乱跑。”
“啊?”
王远愣了一下道:“那我不当掌门了。”
石公言下之意,大家既然已经当了长老掌门,就得和NPC一样待在门派里。
玩家玩游戏是为了探索和冒险,把自己搞成NPC一样,那不就成了作茧自缚了?王远宁愿解散门派。
其他人也有些为难,大家是来向来响应门派功法的,可没说自己变成NPC,困在门派内。
“你急什么!”石公道:“所以我才喊你们来,帮你们解脱。”
“你不会是想把我们也杀了吧?”杯莫停吓得脸都白了,想起了齐淑溟的惨状。
“笨蛋!”
石公笑骂一声,手指一点一道金光落在了杯莫停眉心。
“噗!”
一道白烟升起,杯莫停身旁出现了一个和杯莫停长得一模一样的NPC,头上顶着一行字——【传功长老杯莫停】。
这时候大家恍然大悟,原来石公是要给大家制作NPC分身,类似于凡间界的门派NPC和剧情NPC的区别。
随着一道道白烟升起,大家得NPC身份尽皆制作出来。
撩寵嬌妻,大叔輕點愛 蒙阿寧
最后一个NPC创造完毕,石公道:“你们守卫门派有功,这是给你们的奖励。”
“自由吗?”马里奥笑着问道。
如果没有这些NPC,大家很可能要被困在太一门了。
“不止!”石公笑道:“当然还有其他作用,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言罢,石公摆摆手接着道:“好了,奖励发放完毕,你们都回去吧,大春留下!”
众人闻言离开大殿。
大家离去,王远纳闷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嘛?”
石公一言不发,虚空一抓,水晶棺被抓到了王远面前。
“哎呀……我把这茬给忘了!”
看到水晶棺里的女孩儿王远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任务没做完,一开始只是为了复活里面的人而已。
“哎……”
六道教主 造化齋主
石公突然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有感触道:“死而复生有违天道,长生不死岂有那么容易。”
说话间,石公掏出一粒丹药放进了女孩儿嘴里,然后对王远道:“来吧……”
“干啥?”
王远一脸茫然。
“嘴对嘴,吹一口气给她!”石公道。
“????”
王远满头问号:“不会有坑吧。”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威胁NPC被惩治的玩家王远见过不少,那可是丢人现眼还倒霉,此时石公这个老银币让自己亲NPC,王远有些慌,哪有这种好事。
“你信不过为师?”石公反问道。
“是啊……”王远点头,信得过你才怪。
“那你信不信我废你一身修为。”石公又道。
“哈哈哈,师父就爱开玩笑,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才把这好事留给我,你真是我的亲师父。”王远哈哈一笑,连忙凑了过去,对着女孩的嘴巴吹了一口气。
“啪嗒!”
九转还魂丹在王远的气息下,落入女孩嘴巴里,女孩眼睛突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