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hrk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征戰樂園 ptt-第十五章 一個,掌握了最強力量的,蟬(中)熱推-bir29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即便到了现在。
嬴枭依旧保持着神秘。
王维什么都没从他嘴里得到。
但也从嬴枭嘴中得到了很多。
两者看上去有些矛盾,但结合当前发生的这一切,却又显得合情合理。
“所以,必将为敌。或者说……咱们之间必然是会起冲突的……对么?”
从很多地方,都能看出这样的苗头。
摯愛成寵:愛情,別來無恙
比如说……
嬴枭有能轻易搞掉魔的手段——没错,当王维看到刚才那副“世界名画”之后,便立刻有了预感。
魔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两天了。
但即便如此。
嬴枭也依旧戒备着王维——甚至就连一分一毫他都不愿意跟王维多说。
当然,这里也可以理解成,嬴枭害怕王维觊觎天赐之石的力量,从而不愿意跟王维分享情报。
但比起这个,王维更倾向于另外一种可能。
嬴枭,或主动、或被动的,对王维怀揣着恶意。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
王维,从不介意以最恶意的态度,揣摩其他人的心思。
霸道邪王狂野妃 百世月讀
尤其是嬴枭这种“枭雄”般的人物。
……
而王维的提问,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回应。
因为嬴枭已经通过传送石柱,传送到了未知的地点。
域外战场的传送规则,权限极高。
即便是刚才的规则之力大爆炸,都没毁坏传送石柱分毫。
而嬴枭的“早生”优势,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开了更多的传送石柱,也因此,王维现在根本不知道嬴枭传送到了哪个角落,想抓人自是无从谈起。
更何况。
现在也真的不是翻脸的好时候……
因为。
即便已经得到了圣子。
魔也没有什么收手的打算。
圣子他要。
王维、嬴枭、乃至所有轮回者的小命,他也要!
身后,成千上万的规则之力魔物席卷四方,带动的气势如同暴风一般弥漫开来——且王维,无疑就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没办法。
王维,大概算是魔必杀名单上的前三甲了。
而此时此刻。
王维也真的懒得跟魔扯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不至于去告诉魔,他被嬴枭和画师给坑了。
但也不至于继续留在这里,跟魔打一场完全没所谓的战斗。
能不能打赢?
打不赢。
但短时间内也输不了。
什么五个规则之力武将,千万级别的血神卫都是扯淡的。
嬴枭所讲的“泡修炼场乃是个错误”,也属实是小瞧了王维的能耐。
但还是那句话。
这一战,真的没有打的必要。
随手一记军团降临,将血神卫们统统召回了神国,王维轻触传送石柱,伴随着光芒闪过,下一秒ꓹ 王维已然出现在了汉域当中。
……
发生在秦域的战斗,并未波及到汉域。
因为域外战场真的太大了。
即便是规则之力强者出手ꓹ 也难以横跨域外战场——不是做不到,只是消耗大,不值当ꓹ 且需要的时间不短。
更何况轮回者也可以直接传送回乐园或现实世界,没理由跟魔死磕。
总而言之呢。
当逃跑之意已定的情况下。
魔想要杀光所有轮回者ꓹ 其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纵然继续拖下去,最后的结果还会是以魔达成目的而告终ꓹ 但这也能证明ꓹ 王维、嬴枭、甚至是常规轮回者,有跟魔打一场地道战的本钱。
当然……
这事儿还不至于演变到那种地步。
但暂时的地道战,还是要打的。
王维没想着回乐园主城避避风头。
因为现在他要做的事情,还有不少。
“贾诩!贾诩!”
伴随着王维的喝令,留在汉域主持大局的贾诩登时出现在了王维面前。
“调游龙号出来,这地方咱们不要了。”
王维没在汉域上下什么功夫,所以不要这汉域ꓹ 他也不心疼。
更何况哪怕他在这里下再多的功夫,也不可能能挡得住魔的规则之力魔物军团。
现在的情况ꓹ 再固守一地就是脑残ꓹ 等着被抄家灭族。
以域外战场的规则ꓹ 通过传送石柱疯狂转移地点ꓹ 乃是躲避魔追杀的方式之一。
嬴枭用的就是此法。
但王维没开其他的传送石柱,此法不可行。
直接逃回乐园主城或现实世界ꓹ 乃是躲避魔追杀的方式之二。
但王维不想这么做。
于是ꓹ 王维选择了方法三。
开着自己所拥有的最高速度的太空战舰ꓹ 来一场漫无目的的太空漂流。
游龙号,便是为此准备的。
他就这么往太空一钻ꓹ 手头还能抽出来N多(N>100)的规则之力武将,除非王维脑抽了,主动钻进了敌人的包围圈,否则根本不虞有生命危险!
约三十分钟之后。
游龙号冲天而起,并飞快提速,向远方冲去。
而坐在游龙号中的王维,只是打开了战纹,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们,挨个发送了讯息。
汪昱唯:“我和战士已经传送脱离了。目前正在咸阳城中。”
霸王,黑神亦如此。
而被杀的周武与文满,则被打出了完美复活权限,此刻同样正龟缩在咸阳城内养伤。
开战时的意气风发,于这一刻,已经碎了一地。
魔一出手。
登时向所有人表明了: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当然。
也不能说这群人都被打没了战意战心。
魔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
若让他得势,大家自然就没了好日子了。
所以,现在的龟缩,只是“养精蓄锐”,待到王维或嬴枭振臂一呼,大家伙该打还是要打的。
至于结果嘛……
怎么说,尽人事听天命呗。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魔的死期恐怕不远,王维也没多嘴谈这些问题。
他只是紧闭着双目,脑海中不断盘旋着种种念头。
三國之封疆萬裏 狼煙東去
片刻,王维蓦地睁眼,眼中似有光芒闪过。
他再次打开了战纹。
联系了另外几人。
……
域外战场的大阵依旧存在。
为求安稳,魔肯定不会进入域外战场。
但这样一来,魔本身的实力,自然也无从发挥。
此时此刻。
他眼看着手下的规则之力魔物分散开来,如同蝗虫一般奔向各处。
然而。
魔手下的规则之力魔物,其实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多。
22454!
这就是深渊意志的个数,也是魔能拿出来的规则之力手下的总数。
这无疑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但即便一人镇压一个星系,以域外战场的体量论,这些魔物也是不太够分的。
更何况。
规则之力魔物,与规则之力剧情人物有些类似——都是那种战力上限比不上规则之力轮回者的那种。
三打一能斗个平手。
比例再少,就有被反杀的风险了。
更何况嬴枭和王维这两人,完全不能以常理论之。
在域外战场搜索此二人,本身就是大海捞针,这针捞上来了,你可能还有被扎手的风险。
很快,魔便察觉到了一件事情。
想要将所有轮回者都杀光,这可能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最后的结果无需讨论——他肯定能赢,但耗费的时间真的太多太多了……
念及于此。
魔低下头来,看向了手中的圣子。
心中的欲望之火,如同火苗遇见了汽油一般,顷刻间熊熊燃烧了起来……
魔本身,就不是能沉住性子的家伙——这从他第一次破封而出之时便能看出端倪。
而现在,通关的钥匙已经被自己攥在了手里,他只需要按部就班,便能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一切。
这你让魔如何沉稳!?
他也没选择沉稳……
深深吸了口气。
魔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调集人手,为我护法!人数,暂定一万!不,两万!其他事情,暂且先放放吧。”
对画师交代了这些之后,魔身影一闪,便带着圣子,回到了深渊某一层中。
以两万规则之力魔物护法。
身处于自己的神国之内。
为求保险,魔还故意避开了有承城存在的深渊最底层,就为了防止嬴枭在承城中,还有其他布置。
当魔带着圣子,落在了大地之上后。
他还故意调动神国规则之力,强化了本层深渊的防护能级。
而随着这一切都做完了之后,在外界护法的两万规则之力深渊魔物已经就位,他们分层站立,将此层深渊包围的密不透风。
魔为求谨慎,甚至还动手清空了本层深渊的所有生物,确保连一个渺小的微生物都不留下。
上一次的教训,的确太深。
而这一次。
魔在行动之前,已经扼杀了一切风险!
看着那堪称万无一失的防御圈,给所有手下人定下了不可进入的死命令之后,魔深深吸了口气。
随后,他转头,看向了圣子。
眼中的贪婪再无法遮掩。
“这次,我看谁还能阻拦我!”
……
“这一次,也到了咱兄弟当主角的那天了。”
域外战场,某处。
三道身影,正站立在某座建筑物之前。
人与物,王维都熟悉。
三人,分别是两个绿皮矮子和一位长相不出色,但挺耐看的女人。
两个绿皮矮子,无疑就是都得死和全得死……
而女人,却正是从刚才开战起,就消失无踪的明月。
那建筑物。
王维若是见了,也定能认出——不是立于域外战场的那座深渊祭坛,又是何物?
此时此刻。
两头许久未见的绿皮矮子,正站在深渊祭坛前大呼小叫,再没有上一次的仓皇而逃,取而代之的,则是意气风发。
“你说的对我的哥哥,今天,就是咱们当主角的那一天!”
都得死和全得死跟说相声似的,嚷嚷的那叫一个欢快。
倒是明月,就站在深渊祭坛不远处,手中绽放出规则之力的光芒,道道符文从手中闪烁而起,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约十分钟之后,明月收手,擦了擦额头处的冷汗,对着两名绿皮矮子点了点头。
“已经完成了,就等对面启动了。”
“嗯……好!”
“有把握么?”
明月微微点头,似乎回想起了于传承圣殿内,学到的强力技法。
“有的……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比起两个争做主角的绿皮矮子,明月显然更靠谱一些。
其神色坚定,语气凛然,见罢,都得死和全得死,似乎也被感染了一般。
气氛稍稍沉默,直到都得死又叫道。
“主角算你一个……三个主角,也不多。”
“对对对我的哥哥,不还有个叫群像的玩意的么?”
眼看着两个绿皮又叽叽喳喳的聊在了一起,明月却只是盘膝坐地,似乎正在养神。
直到天边,光芒陡然闪过。
一座巨大的天子撵架腾空而来。
撵架前方。
九头神兽凶威滔天。
撵架之上。
帝辛眉眼低垂,如老僧入定。
明月蓦地抬头看向了帝辛,正值此刻,帝辛竟也睁开双眼,直视明月。
四目相对。
似有火花迸溅。
气氛,至此沉默。
直到……
帝辛嘴唇轻启,吐出如下几字。
“画师大人,外祭坛处,一切安好。”
……
深渊之上。
当画师听到这番话后,登时微笑。
脑海中的精神力波动陡然传递开来,径直传入了魔的耳中。
“主人,一切安好,您随时可以开始。”
“嗯。”
魔只回应了一个字。
而就在这一字落下之后。
馭獸狂女:邪王獨寵小懶妃 蘇漓
深渊之中,登时风起云涌!
能看到。
当前魔所在的深渊层级之中,大地瞬间涌动,无数砂石覆盖在圣子体表,瞬间将圣子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神国规则之力疯狂涌入圣子体内。
再经由圣子,传导到了远在起源之地的天赐之石当中。
魔。
故技重施。
他现在所做的,与他第一次出关时所做的,并无任何区别!
圣子。
这个被魔“创造”出的乐园之子,只是魔用来牵引天赐之石的引子。
经由这个引子和两座深渊祭坛的威能,将天赐之石强行拉扯进自己的神国之中。
这是魔寻找到的,唯一一种可以将天赐之石化为己用的方法。
上一次。
魔败在了嬴枭与王维手上。
他大意了。
他轻敌了。
而这一次,正如同魔自己所讲。
在他不大意,不轻敌的前提条件之下,又有谁,能来阻挡他?
答案是没有!
没有人能够击破由两万头规则之力魔物构筑起来的外层防线。
同样,也没有人能够在魔不被封印的前提条件下,强行闯入无尽深渊这个魔的神国之中。
计划到这一步为止,已经不会再有人用暴力的手段,打破魔牵引天赐之石的过程。
由此便能引申出一点。
这一次,魔一定能够成功!
但过程,却并非魔想象的那么顺利。
圣子与天赐之石顺利建立起了联系。
可能是由于上一次,魔以这种方式牵引过天赐之石一次,故,这一次,圣子与天赐之石建立起的联系,似乎更加紧密了一些。
说白了,就是牵引的力度更大了一些。
这对魔来讲,是好事儿。
这意味着,他牵引天赐之石需要耗费的时间,将会减少不少。
然而就在这一切向好之时……
第一个意外,就此发生。
那便是……被牵引的天赐之石的动向!
……
起源之地。
虚空爆震!
随着天赐之石再被牵引,位于起源之地内层空间的天赐之石,再也隐藏不住身影。
那残破的石头,如同被美女勾引了的痴汉一般,迫不及待地冲出了起源之地的内层空间,疯狂向远方冲去。
天赐之石有自我意识这不假。
然而……
哪怕这东西有一些自我意识,却依旧像是个智能程序一般,遵循着底层的逻辑法则,行事有规律可循。
而魔借用圣子,牵引天赐之石这一手,似乎就是一种天赐之石无法违抗的规则。
祂不是想要被牵引……
而是不得不被牵引!
能看到。
残破的石头呈一往无前之势,向着前方飙飞猛进,目标,赫然就是天祭坛所创建的通道!
那个……
链接王维神国的通道!
众所周知,天祭坛与天赐之石,联系颇深。
此时此刻,被牵引的天赐之石,想要借道天祭坛,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
此刻的天祭坛,乃是在王维的神国之内。
而王维,正身处于域外战场。
整个域外战场,还是天赐之石与龙月布下的大阵的一环,身在其中,就连魔的神国规则之力,也逃脱不了被封印的结局。
王维也不例外。
换句话说,从王维神国通往域外战场再走到无尽深渊这条路,被掐断了。
这造成的结果,便是……
对天赐之石来讲,天祭坛之路,不通!
海賊召喚系統
就像是一条山路,被泥石流堵住了似的。
起源之地中,天赐之石左冲右突,却根本找不到前行的道路——甚至于,王维的神国中都没有什么异动……
总之。
简单试探无果。
被牵引还是天赐之石无法违抗的事情。
所以,天赐之石便换了个行事逻辑。
换路!
通往起源之地的路,本就不止一条。
除了天祭坛之外,另有一条路反而被更多人知晓——当时,嬴枭圣子战时,圣子败逃入起源之地重新塑体的那条道。
光芒,自起源之地中掀开。
换了路的天赐之石,一往无前的向着另一个出口狂奔而去。
无穷无尽的光热及大源力量,从天赐之石内外源源不断地荡漾开来。
如同灭世的天灾。
又如同陨落的大星!
身为乐园的根基。
天赐之石的力量,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此刻。
祂一动。
那种浩荡无边的气势,简直见者震撼,甚至无法直视!
光热灼伤着视网膜。
天赐之石周身处荡漾起的大源力量,杜绝了一切的监视与窥测。
暂且不说此刻有没有人在盯着天赐之石的动静。
即便有人盯着……
就凭天赐之石这样子,盯梢者恐怕也看不出来什么有用的讯息。
故。
理所当然的。
没人看到,随着天赐之石飞快奔驰,起源之地的五环阵法模型,与域外战场的惊人大阵,正随着天赐之石的奔驰不断震荡。
未名的力量开始了发酵。
并在无人可查之际,攀附在了天赐之石上方。
……
“轰隆”一声。
宛如火山喷发!
可怕的能量波动,从域外战场某处轰然掀开!
最強敗家子 納蘭淩風
然后,一颗散发着光热,远比恒星还要闪耀的石头,从某条通道内陡然奔出,并径直飞向了远方的某处。
无人可知。
当天赐之石破封而出的这一瞬间,一层薄薄的光膜,就这般依附在了天赐之石的表面,并随着天赐之石径直飞远。那光膜,似乎牵扯了整个域外战场,让域外战场疯狂震颤,似要破灭了一般。
魔修求生指南 桑莘
当然。
除了少数人之外,没人能知道天赐之石此举,究竟引起了何等的变化。
这个少数人,甚至不包括魔!
天赐之石散发出的光热太强为其一。
现在的情况有些异常为其二。
在魔的估算当中,天赐之石理应从天祭坛内破封而出,但不知道为何,这破石头竟然直接跑去了域外战场……
这是魔未曾设想过的事情。
有现成的天祭坛通道你不用,你走歪路是要闹哪般嘛……
当然,这一幕虽然有点儿古怪,但魔却并未深究——走哪条路都无所谓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对吧。
只要最后,你到我碗里来,那一切都好商量。
至于域外战场狂震……
这个更好解释。
天赐之石出行有此般威势,这不是情理之中么?
但。
域外战场某地。
游龙号中的王维,看着那从远方飞驰而过的天赐之石,口中却没由来的叹息了一声。
“大阵开始发力了。”
異事筆記
没错,那个龙月与天赐之石联手布下的大阵,已经开始发力了。
天赐之石撞上的那层光膜,实际上就是这个大阵的真实显化!
现在,这个大阵依附在了天赐之石表面,并被天赐之石带着飞远——这个,才是造成域外战场疯狂震荡的根本原因!
身处于域外战场之中。
王维已经能感觉到,封印神国规则之力的力量,开始了松动——这证明,笼罩在域外战场的大阵,已经慢慢失效。
絕代中醫
不是被破解。
这个大阵,只是转变到了第二种形态!
一种依附于天赐之石的形态!
当然。
魔不知道这事儿。
因为他根本就没进入过域外战场,自然也体会不到那大阵的变化。
现在发生的种种一切,根本没引起魔的警惕。
他只是看着从远方飞来的天赐之石,直到眼看着天赐之石,飞向了某处。
“嗯,那里,应该是深渊祭坛所在之处吧。虽然过程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变化,但结果不变,这就可以了。”
从起源之地涌出的天赐之石,刚来到域外战场,其实还有两条路可选。
一条,乃是魔用神国撞破域外战场,而出现的那个口子——这个是新的通道。
另一条,乃是魔预设在域外战场得深渊祭坛。
这个是老通道。
魔牵引天赐之石的第一步,就是要把天赐之石拉进神国之中,这两条路,天赐之石走哪条都无所谓。
此刻,天赐之石选择了后者,这个倒也合情合理。
但他却不知道。
深渊祭坛所在之处。
三个“主角”,已经站起身来,看着那闪耀的大星轰然临近,脸上挂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